淫乱秘史系列─武则天(前篇)
  武则天,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真正做皇帝、定国号、开基创业的女人。她不仅聪明过人,而且又有见识、有魄力、有手腕、有政治天才、有知人的本领,有爱才的意;更重要的是,她有一种为达到目标,而不惜代价的精神。
  依照唐朝皇室的规矩,皇帝有一后、四妃、九昭仪、九婕妤、四美人、五才人,以及三班低级宫女,而每班宫女各有二十七人。以上所述统称为后宫佳丽,皆可承受帝王恩泽,也就是陪皇上睡觉(路人叫道:「哇!」)。
  武则天小名“媚娘”是太宗帮她取的,太宗最初看见她时(武氏父亲武士护曾随太宗远征),就将她选入宫中,这倒不是因为媚娘之容貌(虽然她的容貌无可挑剔),而是因为这样做,对她父亲也是一种殊荣,大有恩赐、奖赏的意义存在。
  媚娘干练尽责,头脑清晰,在宫中专管太宗皇帝的衣库,自然非常称职。但媚娘她的野心并不只与此,她甚至常感慨自己是大才小用。媚娘由十四岁起就到宫廷里,一直到二十七岁,都还是一个六级的才人而已。以她那样的能力与雄心,竟没得升到较高的阶级,让她总是郁郁不欢。
  其实太宗皇帝并不喜爱英明果断的女人;他喜爱的女人要温柔,要和顺。像媚娘这么有自知之明,料事如神,治事有方的作为,太宗皇帝早就看出来了,也有感于如此的女人,是属可怕之类的。所以,太宗皇帝不但没宠幸她,反而处处小心她的举动。
  有一次,太宗跟媚娘闲谈时说:「有人进贡了一匹宝驹,名叫狮子聪,但是这匹马的生性太烈,很难以驾驭。」
  不料,媚娘却对太宗说:「我能制服牠!」
  太宗不信,笑着说:「多少年轻力壮的勇土,都不能轻易的走近牠,你是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制服牠呢?」
  媚娘一本正经,状似天真的回答说:「我只要有三样东西就可以把牠制服了;第一、我要一根鞭子,第二、我要一个铁锤,第三、我要一把锋利的匕首。」媚娘瞪着大眼说:「牠要是发了烈性,我就先拿鞭子抽牠;如果抽了还是不行,就再用铁锤敲牠的脑袋;如果打脑袋还不服,那我就用匕首去割断牠的喉咙;这样,牠还能不驯服吗?」
  当时,太宗对媚娘所表现的胆量和豪情,又几近天真的语气,颇为嘉许,但也暗自心惊。太宗也好奇的让媚娘去试着驯服那匹马,他要看看她是否真能办到。
  太宗在围场外布下许多枪箭好手,以防紧急时制马保人,媚娘就拿着她所谓的“三宝”与烈马对峙场中。在一阵尘土飞扬、马嘶人喝声中,那匹宝马,终于被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媚娘给弄残废了。
  由此可见媚娘这个女人,智力非凡、头脑冷静,而且野心无限。媚娘虽然对文学艺术并不爱好,也只受过普通的教育,但是皇宫的事情,她很感兴趣,朝廷上例行的公事,她似乎很懂,她对周围的情形也很了然。
  以媚娘那种英明干练的才具,她确有执掌朝政之势,只是太宗在位,不得其时而已。太宗看来,她不过一个才人,而太宗宠爱的却是,肌肤细白、绰约多姿的女人,要娇媚娱人,却不必练达能干。所以媚娘只得在拘束限制之下过日子。
  不过媚娘头脑冷静非常,抑郁不达之情,决不形诸声色,她想着既不得意于老王,乃另谋出路,故而专注意于太子,因为老王千秋万岁之后,太子登基称帝,嗣承大统,自属当然。如果媚娘攀上太子这门路,也是登上后妃之道。
  媚娘已经把太子估量清楚。太子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年青人,玩弄过几个宫女,个性软弱、任性、多愁善感、不喜运动、一见美色心神颠倒、渴求新欢,慾壑难填。媚娘有把握能把他玩弄于掌股之上。
  在宫中,太子常常看见媚娘。媚娘年轻,虽不足于体态丰满、娇媚动人,亦烈称得身体健硕、玉立亭亭。对于宫廷的化妆、髮式,媚娘倒是极其讲究精緻,从不疏忽。
  太子所爱慕于媚娘身上的,正是他自己所没有的健硕、沈着、机敏,尤其是精神旺盛。但是太子在父王驾前要端庄矜持,不可失礼,却使求情之心,反而越发难制。而且,媚娘总是会在走廊之下、前堂之中、花园之内,或遥远的一瞥;或会心的一笑,弄的太子心神不宁、寝食难安。
  不论是身体彷似不经意的一触;或是俏皮捉狭偷偷的一吻,只要媚娘这个成熟丰盈的女人,开始向那个肠柔心软,青春年少的太子一调情,太子的劫数便算是注定了。
  媚娘跟太子的言谈中,随时也会一语双关,意在言外。例如媚娘说她渴望太子殿下特殊的「恩泽」,她当竭尽所能「善待」殿下……等等。
  在宫廷中的词藻,像「献身」、「宠爱」、「忠诚」……等等,若由一个谈情求爱的少妇口中说出,都是别有意味、另有所指。日复一日,太子受了蛊惑,便意乱神迷地大起胆来。于是,在老王背后,太子便跟这位不平凡的宫女,在小心戒备之下,恣情拥抱调笑起来。
※※※※※※※※※※※※※※※※※※※※※※※※※※※※※※※※※※※
  就在太宗皇帝驾崩前两个月。太宗皇帝因病在床,使得太子跟媚娘,互有默契的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遂像乾柴烈火般的,就在媚娘的寝宫里缠绵起来。
  积压已久的情愫,而今得以如愿以偿的激动情绪,让太子解开媚娘衣裳的手,激烈的颤抖着。而媚娘的心情更是百感交集,心想:『从初进宫至今已十三年了,太宗皇帝因对自己有所偏见,而不曾宠幸过,算来这也是初次跟男人有肌肤之亲……』
  媚娘兴奋于自己终于踏上成功的第一步;美中不足的却是跟太子乱伦的偷情。媚娘知道这事之后,她在也无法后悔、回头了,即使前途是充满荆棘的不归路,也要想尽办法往前冲……「嗯!」太子的热唇印上媚娘的朱唇,一股男性的气息,挑逗着她的情慾,让她的思绪中断了。
  媚娘这时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太子跟自己,已是全身赤裸地互拥着。太子的舌尖,老马识途般,熟练地伸进媚娘的嘴裏,探寻着她的柔舌,跟它交相缠斗着。太子那不算结实,有点细皮嫩肉的胸膛,紧贴着媚娘丰胀如球的双峰揉蹭着。他,淫慾高张,无视礼法;她,牺牲肉体,另有所求。但是,不论各人心思如何,寝宫裏渐渐热暖起来,倒是不假。
  太子像调情高手般,用唇舌在媚娘的耳根、肩颈间来回,或轻咬、或吸吮、或舔拭,有效的挑起媚娘的情绪。媚娘彷彿难忍酥痒,全身阵阵地寒颤着,紧咬着下唇,却关不住呼吸间夹杂的呻吟声。一种前所未遇的奇异感受,让媚娘的心跳加速、脸红耳热。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女人自然的天赋,却让她不自主的扭动着身体。
  身理上的自然反应,即使像媚娘如此男性化的个性,在异性的挑逗下,也会便成一个道道地地的女人。媚娘丰乳上粉红色的蓓蕾,渐渐地充血变硬,高傲的挺耸着;汨汨而流的爱液,濡染了整个阴户,让双腿交会的根部,变得湿滑黏腻。
  「啊嗯!」当太子的双唇夹住涨硬的乳尖时,媚娘终于忍不住张嘴哼叫着,支撑身体的力量彷彿随声而逝,脱力般的把胸脯,瘫靠在太子脸上。太子顺势倒下,媚娘的乳房也不离他嘴地压将下来。丰腴的双峰、淡淡的乳香,让太子几乎窒息,但他却捨不得别开脸,反而把头深埋在峰谷间,吹嘘着热气。
  媚娘趴俯的身体跟仰卧的太子,刚好成一个“人”字形,太子被压着的左手掌,刚好在媚娘的阴户下,太子只稍一曲指,很轻鬆地就拨弄着湿淋、柔嫩的阴唇。太子右手牵引媚娘的左手,握住他那翘首,极需抚慰的肉棒。媚娘的指间刚触到肉棒的霎那,只羞涩地略一缩,随即轻轻的握着,却也不敢乱动。媚娘只觉得太子的肉棒又硬又烫,有如握着一根淬炼中的钢条,阵阵的热度,在抖动中不断地传入手心。
  太子虽然柔弱无能,但是对于挑逗女人倒是有一套。太子在舔吸媚娘胸脯的同时,手指也灵活地在她的阴唇上又抠又搔,还顺着鸿沟细缝压揉着柔软的蒂肉。媚娘闭眼仰头、挺胸、扭臀,微张着朱唇「嗯嗯啊啊」的呻吟着,一副既淫蕩又陶醉的模样。
  太子忽地一翻身,压着媚娘,双腿从媚娘的大腿内侧,把她的双腿撑开,挺硬的肉棒正对着湿淋淋的阴户,略挺腰、微动,红通通的龟头便在丰腴阴唇的夹缝中磨蹭着。彷彿有一股电流,传自下体,媚娘全身又是一阵颤慄,额头、鼻尖泌出晶莹的汗珠,口乾舌燥让她的呻吟声,听来有点沙哑、性感、诱人。
  太子俯首在媚娘的耳际,伸出柔舌探压着她的耳洞;屈膝把媚娘的腿撑开到极限,让媚娘的蜜洞几乎完全敞开。太子一面急喘着,喃喃:「…媚娘…我爱妳…我要妳……」一面扶着肉棒探寻洞口。
  「啊嗯!」一阵来自下体的刺痛,让媚娘眼角滚流着滴滴泪珠,紧咬下唇,轻哼着痛苦的哀吟。太子温柔的声音:「…媚娘…痛吗……」
  不服输的个性,让媚娘咬着牙根,摇摇头。媚娘的内心吶喊着:『媚娘啊!媚娘!这么一点疼就忍受不住,将来的路又如何走下去?』媚娘按压自己双腿的手不禁渐加抓劲,长长的指甲几乎陷入皮肉里。
  太子一分一分的挺进,只觉得媚娘不同于以往的女子,虽然同为处女,但媚娘的阴户比起来成熟多了,就像一颗熟透的果实,香甜多汁,毫无青涩之感。太子的肉棒挤过窄洞,彷彿柳暗花明地豁然开朗,湿热、柔软又紧裹着的感觉,让太子油然而生一种感动又激荡的情绪。未及到底,太子即退身,做着浅入浅出的抽送动作,企图藉以减轻媚娘的痛楚。
  太子温和的动作,的确让媚娘放鬆许多。不论心理上的感激、爱意;或是身理上的适应,媚娘紧张、僵硬的肌肉,渐渐鬆弛、柔软,随之刺痛也慢慢消退,起而代之的,是阵阵酥痒传自阴道深处──太子尚未到达的角落。
  媚娘微颤的手抚上太子的背脊,并微微扭转着臀部。太子有感于媚娘苦尽即将甘来,忽地疾插而入,一顶到底,「啊!」两人不约而同地吐气呼声,满足、舒畅、奔情,尽融声中……
  媚娘湿热窄紧的阴道,让太子难熬情慾的剧涨,顾不得温柔的体贴,而加速的抽送起来。媚娘被顶撞得有如牵一髮而动全身,不停的颤慄、震动,尤其是高挺的双峰,更像饱满的水球般波动着。
  随着太子越来越快的抽动,媚娘一顶一哼声也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高亢,最后几乎是连成一气,而声嘶力竭。
太子在急遽的喘息中,突然断续地呼喊着:「…啊啊…媚娘…我…来了…啊啊…好…舒服……」话中即有一股股的热精,在抽换中急射而出。
  媚娘感到子宫里突来一阵热潮,把自己的快感忽地又推上一层,张着小嘴,有如鱼上旱地一般地开合呼吸着,脑袋一片空白,陷入如癡如醉的迷幻中……
※※※※※※※※※※※※※※※※※※※※※※※※※※※※※※※※※※※
  这天,媚娘在榻前伺服太宗皇帝服药,太宗见媚娘眉间鬆散、满面桃红,心中了然媚娘已有暗情,正想开口责询,又一回想,自己已行将就木了,世间是何须思烦,放不下的却是大片的江山,以及年少无知的太子。
  太宗叹着道:「朕自知时日不久矣,将来妳有何打算?」太宗企图拿话绕着媚娘。
  聪慧的媚娘听出太宗话中有意,更知道太宗虽察觉异状,而不愿点破,必然另有打算,媚娘忖着:『若不小心应付,恐有杀身之祸!』媚娘两颊流着泪,苦笑说:「妾立誓削髮为尼,为陛下念经祈福。」
  当时宫中有此风俗,帝王驾崩,侍妾必到尼庵出家,以示洁身自持,为君守节。这虽非强规,大部份宫女却也如此做为,所以媚娘此一说法甚合实情
  太宗听了宽心许多。太宗回想着一件沉年旧事:『…大臣李淳风,善观星象,精通天文,他曾奏称三十年后,有武姓者起而灭唐……』他防着这武姓者,再想:『…一个尼姑,总不会把大唐帝国减亡吧!……』
※※※※※※※※※※※※※※※※※※※※※※※※※※※※※※※※※※※
  几天之后,太宗驾崩,灵榇运返长安。为防意外发生,褚遂良与长孙无忌请太子跪在太宗灵前,宣誓登基,是为高宗。然后诏告天下,太宗驾崩,新君嗣统。太宗灵衬与返长安时,六府甲士四千列队街上,举国上下,哀痛失声。
  在终南山的行宫里,媚娘开始侍奉新君高宗,依照职责,她仍然位为才人,侍候皇帝梳装,犹如侍奉老王一样。
  媚娘亲自见太子在太宗灵前宣誓登基,见得太子年少怯懦,若真要执掌国家大政,瞻望将来,实感惶恐,难以胜任。而且高宗为太宗皇帝之幼子,一向贴近父母,极受宠爱,现在虽要以君临万民立威之际,却伏在褚遂良肩上,哭泣起来。媚娘只是冷冷的看着,心中自有主意。
  在守灵的长夜里,媚娘的差事就是伺候新君,所以她与高宗两人常常独在灵殿里。而媚娘进出灵殿,总是低头垂目,状似哀痛之至,她一半哀叹自己;一半是不捨服侍多年的老王。媚娘想着自己时桀运乖,心头自是无限激愤,想到自己最后的下场,竟是要消磨在高墙深院的尼庵内,真是苦不堪言。
  媚娘这种情况,看在高宗眼里实至不忍,遂趁机和她说话:「你真要离开我么?」
  媚娘叹着说:「妾不愿离开皇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命中注定的。以后妾再不能迈进宫门一步了。不过妾的心不会变,不管是在尼姑庵里还是在别的地方,妾永远也会记得皇上的。」
  高宗略有喜色:「那你当然不愿意走,是不是?」
  「谁愿意呢?妾但愿能在皇上左右,帮助皇上。可是这只不过是癡人说梦话,有什么用处?皇上若不忘我,我就感恩无尽……」
  「怎么会能忘你呢?怎么会?」高宗忙着解释。
  「妾如蒙皇上不忘,请常到尼庵来,妾也可以看见皇上。此外别无所求。至于我,一辈子就算跳出红尘之外了!如果皇上不愿来,妾也无怨无悔。」媚娘这招“欲擒故纵”用得恰当。
  高宗紧拥着媚娘:「不要这么说,我一定去看你!」媚娘眼里流着泪,心中却窃笑不已。
  再过几天,殡礼完毕,先王的侍妾们都準备前往感恩寺。因为僕婢及各嫔妃都在眼前,高宗和媚娘再没得长谈,只是在离别之时,高宗进屋里去看她收拾东西,她擦了一下眼泪,偷偷小声说了一句:「皇上答应的事要办到!」然后给予浅浅点吻。
  高宗坚决的说:「朕说得出,就办得到。」
※※※※※※※※※※※※※※※※※※※※※※※※※※※※※※※※※※※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高宗耐不住相思之苦,趁机独自前往尼庵。高宗一见媚娘和别的女人一样,也剪了髮,似也风韵不减,只是颜面哀戚许多。
  高宗于心不忍,怜惜的将媚娘紧拥入怀,狂亲如乍雨,嘴角挤出含糊的语声:「…媚娘…朕想煞妳了…媚娘……」
  媚娘挤出眼角的热泪,回应着:「…皇上…妾也是…」媚娘这话倒是不假,她真的兴奋至极。一来,喜于高宗坠入计谋中;二来,自君别后,旷情废慾,实堪难忍。
  媚娘有如淫女蕩妇般,忙自宽衣解带,伸手、分腿以迎。高宗也情慾难耐,急忙挺进,彷彿要将相思苦闷一併发洩般地急遽冲刺。
  媚娘淫液汨汨而流,弄湿了薄薄的床单;高宗奋力的冲撞,摇动着嘎响的木床。随着身体每一次有力的碰撞,淫液飞溅声『滋啧』直响;喘息、淫语『嗯哼』不断。
  高宗抽送中的肉棒,乱抖乱跳着;媚娘湿润的阴壁,蠕动紧缩,天作地造般的合适,让两人情慾不断的高涨,似乎随时都有达到极限的可能。
  媚娘放浪行骸地淫叫出声,扭动的臀部,有如疯狂的野兽般,要将高宗的肉棒吞噬、嚼碎。
  高宗的意识逐渐模糊,所有的感觉,彷彿都集中在结合处,感感受着从那里传来,有规律的脉动,而全身舒泰无比。
  突然,媚娘双手一紧,箍束住高宗的颈项;双腿也高举,盘缠着高宗的腰臀,紧凑着下身,全身一阵阵的寒颤抖动,阴道里却是滚滚热流。大量的淫液,加上肉棒的紧塞,不但让媚娘觉得下腹有一种充胀的快感,也让高宗的肉棒觉得酥麻痛快,不禁「啊呼」一声,一股浓精随即冲射而出。
  高宗与媚娘,双双紧拥得锐风不透、滴水不漏,胡扭乱摇的喘着大气,久久都捨不得分开,而陶醉愉高潮后,激荡的心情与下体轻微骚动。
※※※※※※※※※※※※※※※※※※※※※※※※※※※※※※※※※※※
  有一次,高宗皇帝再去看媚娘时,她却哭得泪人儿似的。媚娘抽搐的泣声说:「皇上,我怀孕了!」
  高宗再度显露出他的怯懦无能,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所措,还是媚娘提醒高宗,要他想法子接她回宫,高宗只得应允再想办法。
  高宗回到皇宫向皇后一说,意料之外,王皇后竟然认可,而且愿意帮忙。
  原来,妃后中有一位萧淑妃,因生得美貌多姿,姣媚动人,而日渐得宠,使得王皇后觉得被皇帝冷落。并且,萧妃刚替皇帝生了一子,就是许王素节。王皇后的长子燕王忠那时正是太子,但是他并不是王皇后所生,他乃后宫刘氏所生。
  又因萧淑妃貌美阴狠而善妒。由于宫中的阴谋毒计;由于枕边细语的中伤;使得王皇后的地位已经摇摇欲坠。王皇后心想既然无法与萧妃相争,于是想引入媚娘,以毒攻毒,让皇帝不再宠爱萧淑。
  女人善妒的本性,有时真的无可理喻,若受了刺激,她是不管体面不体面,丑闻、乱伦又有什么关係?甚至还抱着同归于尽也甘愿的心态,作最后的报复愚行。
  由于王皇后极力帮助,媚娘不久就由人私运入宫,隐藏在皇后宫里,直到孩子生下来、头髮长起来。王皇后与媚娘,就这么共同计谋,对付箫淑妃。这对媚娘的企图有很大的帮助;但对王皇后而言,却有引虎拒狼之危而不自知。
  媚娘进行这个阴谋,觉得津津有味,她深知皇帝的弱点,她使出浑身解数,变点新花样,以满足皇帝的慾望,淫秽无耻可谓达于极点。甚至到了怀孕末期,随时都可能临盆之际,媚娘仍然以阴地遮阳天之式与高宗交欢。
  平常人一在年轻力壮的时候,淫慾过度,本来尚可支持,但是这位年青的帝王,身体并不强壮,房事过度之后,身体渐感不支,但也因媚娘的尽情挑逗,令他沉迷不已,而对箫淑妃也渐冷落、忘记了。
  媚娘自从以尼姑之身,进入皇宫,受了皇帝的宠爱,在雄心万丈的前途上,可说是消除了最大的障碍,其余困难等一有机会,她就会把握利用,把高宗玩弄于股掌之上,犹如叱弄婴儿,令其入睡一般。
  怎么样对付高宗,媚娘向来没有忧愁过,而目前的目标应该是皇后。皇帝既然已经远离箫淑妃,皇后自然无限的傻高兴,还不时地在皇帝面前夸奖媚娘。媚娘不久便升为昭仪,只次于皇妃一级了。可怜的皇后,只知道去了个轻薄阴狠的箫淑妃,却不知道换来了一个更聪明、更狡猾,会致人于死地的女人。
  媚娘二度进宫还不到一年,就已经把整个皇室控制在她的掌握之下了。宫廷生活里最重要的一方面,也是为人所忽略的,是那些僕人;无数的僕人、使女、厨役等等。媚娘知道,若没有僕婢夹杂在内,宫廷之中就不会闹出什么阴谋来的,所以媚娘对他们又和顺、又大方,也偶尔以目示意,警告他们抗命不恭的危险,因此颇得僕婢的爱戴。
  当媚娘生下了一个女孩,心理却起了轩然巨波,她极盼着生个男孩抢当太子,如今希望破灭了。可是媚娘却在此时想到个一石两鸟之毒计,牺牲自己的孩子,而陷害王皇后。
  王皇后因自己是没有孩子,见得媚娘所生婴儿可爱至极,经常过宫来逗乐一番。一天,王皇后把孩子抱在怀里抚弄了一会儿,又放回床上。使女回稟王皇后来的时候,媚娘故意离开了。王皇后一走,媚娘就进来把孩子掐死,再用被子盖上。
  等高宗退朝以后来看孩子,媚娘装的若无其事,高高兴兴的谈说孩子多么可爱,然后向一个心腹的使女说:「把孩子抱来给皇上看看!」
  「啊……」使女在里面一声凄厉的惊叫,高宗与媚娘立即入内一观究竟。两人一看,使女指着婴儿床上,全身颤慄不已,自顾张嘴喘着。再看婴儿,孩子不睁眼、不动、不呼吸,孩子死了。
  媚娘惶恐万分,彷彿是万念俱灰,号淘大哭地问:「怎么回事?早晨还好好的。」
  使女发颤地说:「…刚好…还…静静…的在…以为…着睡呢……」使女紧张得颠三倒四的。
  媚娘擦了擦眼泪,说:「我不在屋的时候,有什么人进来了吗?」
  女使慢慢镇定下来,回想一下,答说:「皇后来过,她来看孩子,抚弄了一会儿就放下了……」
  女使话尚未落,高宗怒不可遏,喝道:「皇后近来很嫉妒妳。可是朕向来也不会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朕非废了王皇后不可,她已经不适合、也不配做……」
  王皇后当然不承认,但不承认又有甚么用呢?这时她方明白赶走了一个蝎子,换来了一条致人死命的毒蛇,可是,一切都觉醒得太晚了。在媚娘的连环毒计下王皇后终于逃不过灾难。高宗颁发圣旨,诏告下天,大意说王皇后魇魔皇帝,罪无可赦,当予废却,监于内宫。宸妃(媚娘再升之位)即为为皇后。
  这道圣旨一颁布,这桩败坏伦常的丑闻,遂遍扬于天下,轰动于四方,士农工商议不绝口,都视为笑谈,道之津津有味。新皇后是先王的侍姬,尤其可笑是,她竟是个尼姑,更糟不可言的是,她身为尼姑后还与皇帝通姦。这分明是个淫妇烂母狗,真是让国人的廉耻受了刺激。
                          (前篇完)
           淫乱秘史系列─武则天(后篇)
  永徽六年,十一月初一,武媚娘正式被册封为后,距王氏被废仅半个月。立后大典上,武媚娘俨然天生的皇后,她庄严、平静,举手役足莫不为万民风範。当礼部尚书捧上皇后玉玺时,武媚娘镇静泰然的接受,登上皇后的宝位。
  武后(后文媚娘皆以武后称之)得之,在于她的工于心计,善于用人,李勣、许敬宗皆为其所用。登上后位的第二天,武后便上言高宗,推崇韩瑗、来济几位敢于谏言、忠心体国的老臣,请高宗给予褒奖。她想列用高宗来笼络他们,也让他们知道武媚娘公私分明,才德远在王皇后之上,使他们对她心悦诚服。
  可是,事与愿违,这班顽固的大臣,不为心动,朝廷上议事,常拿武后与王皇后比较,而且时时诋毁她,让武后非常不悦,密令当时官拜尚书的许敬宗暗中弹劾这些顽固派,当然擒贼先擒王,长孙无忌成为第一个目标。
  经过一场宫闱斗争,长孙无忌、褚遂良、韩瑗、柳姟⒂谥灸榷急灰阅狈粗锇罩暗陌罩啊⒊渚某渚JO吕吹牟皇强肯蛭浜螅褪欠饪谄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