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自从接管过父亲遗留下来的生意,白天便无法抽空来陪着我。她怕我独自儿在家里会感到寂寞害怕,便常常聘请了钟点保姆来我家充当陪客。时间大多是午后一点至傍晚七点左右。我下课后的时光大多都由这些阿姨或姐姐们陪伴我渡过的。
  记得在我十一岁多的一个夜晚,由于妈妈的公司出了点状况,得和一些员工留下解决事务,于是便吩咐豫芳姐姐今晚留下来陪伴我睡觉。
  豫芳姐是个二十岁的工读生,这几天就是由她来当我的『保姆』。
  「阿庆,乖乖的!别这样,不要生气了……」豫芳姐用温柔的声音与美丽的眼神来安慰着我:「乖啊!你妈妈公司有事,今晚得在半夜过后才回来。别这样嘛……姐姐陪你一起睡不好吗?」
  「那姐姐妳得要睡在我身旁,不然我要妈妈回来陪我!」我撒娇地又喊又叫着。
  豫芳姐没法子,只好爬上床来睡在我的旁边。她一边对我讲着《睡公主》的故事、一边轻微拍打着我的肩背,希望能促使我早点入睡。
  刚才豫芳姐为我洗澡,在用肥皂帮我洗擦时,就已经弄硬了我的小鸟鸟。她当时还天真无邪地用手指来撩弄我那裹着包皮的尖小头,还取笑着说它可爱呢!我小小的肉棒就这样的在她面前一阵阵地弹跳着。
  现在跟豫芳姐两人共睡在同一个床上,面对面、身躯贴着身体。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但这一份感觉好舒服啊!我两眼张得大大的瞪着豫芳姐姐。我只觉得身体有些热热地,一点睡意都没有。
  「喂,小鬼!来……快一点睡觉,不然等一下姐姐如果先睡着了,那你一个人就惨了!嘿?还瞪着我干什么啊!」她想恐吓我闭上眼睛。
  「嗯……姐姐实在太可爱、太美……太美了!我喜欢姐姐……将来一定要跟姐姐妳结婚!」我凝视着,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

  豫芳姐姐震颤地疑惑了一下,热红着脸说:「别胡闹了,快睡吧!」
  「不,我是说真的!我长大后要像王子吻公主一样地吻姐姐,然后娶姐姐做老婆!」我天真的笑嘻嘻地说着。
  「哦!那……吻我啊!来……过来……吻姐姐啦!」豫芳姐姐忽然说道。
  豫芳姐要求我吻她的号令使我有些惶恐,但又感到高兴。我头里昏沉沉地、迷迷糊糊地伸长了嘴亲了过去,吻在豫芳姐的侧脸旁。我感到一阵的兴奋,她的皮肤好香嫩、好温柔啊!
  「哎呀!不是这样的吻啦……来!过来点……让姐姐示範给你瞧瞧吧!」豫芳姐说着便把我拉近,以她那湿润温热的嘴唇贴了过来。
  花瓣一样的香唇积极地吸住了我的细唇,豫芳姐姐从鼻孔发出甜美的哼声,并伸出舌头过来和我的舌头摩擦着,同时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说:「阿庆,其实姐姐也很寂寞啊!来……抱紧我……好好地爱姐姐……姐姐也好好的爱你……」
  接触女生肉体的感觉好舒服啊!这种舒服感跟妈妈抱着我睡觉时又不一样,感觉相差好多啊!『啊……还是跟姐姐睡觉最好。』我是由衷的有这种感觉。
  「来!阿庆……摸摸一下姐姐的奶奶。」她开始解开她睡衣的钮釦,脱至到她那美丽的肩背,把半边胸脯给露了出来。
  豫芳姐姐的胸部虽没有妈妈或阿姨们那样大,却也玲珑得可爱。我的手伸了过去,隔着柔软的乳罩,揉按着豫芳姐姐的奶奶。我打着圆圈的揉擦着、按压玩弄着……
  「嗯……嗯嗯……啊!阿庆……你……你怎对摸奶奶那么熟练啊?……」
  「哦……我摸过妈妈的,不过已经很久没有了。最近一些阿姨和姐姐们偶尔在陪我睡觉时,也有叫我摸她们的奶奶啊!妳们都爱在睡觉时摸奶奶吗?」我不解的问着豫芳姐。
  「那……她们还叫你……做些什么呢?……嗯嗯……」
  「这?……有些叫我用嘴来吸咬着她们的大奶,还有的脱掉裤子叫我用舌头舔她们的小便和大便洞呢……臭臭的!啊……对了!前几天妈妈叫来陪我的那个三婶,还把我的小弟弟放进她口里呢!」我一边回道、一边把小手滑进豫芳姐姐的乳罩内,愈加使劲地揉压着她的奶奶。
  我的手在乳罩里抚摸她的胸部,豫芳姐很快就忍不住叹着气,同时蛇一般地扭动着身体。
  「啊……阿庆……真好……来……来……」豫芳姐姐一边呻吟着、一边把舌头吐在口外,不停地伸缩着来挑逗我。
  我的嘴立刻以惊人的速度贴了过去,像饿鬼似的用力吸吮尝舔着她的甜蜜舌尖,并採取强弱不同的节奏,从用力吸舔舌头,变成令人感到焦燥的慢动作,以我舌尖在豫芳姐姐口腔里蠕动,同时喃喃哼些刺激官能的呻吟声。还不仅如此,我的一只手隔着豫芳姐的睡裤,从腰到屁股微妙的抚摸着。不知这是男生的特性还是我本身就有的素质,不需任何人的教导或引示也懂得行动。
  豫芳姐虽没说些什么,但她的官能越来越亢奋。当我的指尖微微地碰擦在她的下体时,虽是隔着裤子,还是令得她尖叫得差点儿就咬着我的舌头。
  「姐姐,妳真敏感。」我看着她通红的脸,故意这样戏弄。
  「臭小鬼,你好坏啊!」
  「姐姐,我这样抚摸妳高兴吗?」
  「唔……唔唔……高……高兴……那是当然的……嗯嗯……」她轻轻说完之后,好像是在回报似的用舌尖温柔的摩擦我的嘴唇。
  「姐姐,我好热啊!可以把衣服都脱掉吗?妳也脱下妳的,我想好好的看一看妳那美丽的奶奶……」我火热的呼吸喷到她耳朵上要求说着。
  我刚才尝试了少许女生肉体的滋味,此刻想更进一步。豫芳姐也知道我这句话的含义,她疑惑了一下,便缓缓地坐起身来,把睡衣和乳罩脱下放在床头上,她甚至还进一部的连那及膝的睡裤也给拉下了,露出一身只有内裤遮盖的完美肉体。
  「嗯!你好坏啊!人家都脱光光了你还楞在那儿傻看……」她嗲声道。
  我露出兴奋的眼神赶紧地把全身的衣裤给脱掉。和豫芳姐姐唯一不同的是我没穿内裤。一向以来在睡觉时,妈妈都没给我穿着内裤,说将来对生小孩不好,什么会损害精虫之类的理由。
  「哇!好可爱的小鸟鸟哟!你看它膨得好涨啊!喂……阿庆,你那小脑袋里是不是打着什么坏主意啊!」
  咦?不知豫芳姐怎么会知道!我正想着把姐姐的奶头含在嘴中吸啜的感觉,被她那样一说,令我有点羞耻地低下头。
  「阿庆,过来啦!我只在开你玩笑……别像傻瓜一样。」豫芳姐姐笑说着,突然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小弟弟的包皮,轻微的把我愈拉愈靠近:「来!抱紧姐姐!抱紧……」
  我紧紧地搂抱着豫芳姐姐,她的奶奶贴着我胸部的感觉真的很好。又温暖、又舒服,令我不禁的以胸口摩擦着它们。她似乎也有同感,也扭转摇动着身躯来配合着。
  我开始慢慢地把头往下溜,把嘴移落在豫芳姐的乳头上,像我刚才幻觉中那样的死命吸舔着它。本来有点冰凉的嫩乳头被我一弄,没一会儿便膨胀得小指头般的大小。哗!姐姐真的好敏感啊!我继续地以伸缩的舌尖不停地交换着舔弄她那两个奶头,令得它们愈加的挺硬……
  豫芳姐姐不断的扭动身体,哼出一些我不大明白的淫浪秽语。她也开始把双手滑落在我的的小肉棒上,抽搓着我的根茎,并揉擦着我的小鸟蛋蛋,令得我爽到口水都流了出来!
  「阿庆,你……想不想……看看姐姐的……小便洞穴啊?」豫芳姐露出狡猾的表情,突然缓缓地笑说道。
  「……想……想啊!我要看姐姐的洞洞……」我急躁的直点头应道。
  豫芳姐姐这时跪坐起身来,一面用手撩起披散在脸上的头髮、一面在我面前缓慢扭动地把那薄薄的小内裤脱下。看到姐姐的这种骚艳无比的风情,更使我的肉棒勃得挺硬难受,小龟头几乎要破皮而出。
  我再也耐不住了,立刻扑了过去,用手来抚摸着那长满浓毛的阴户。
  「来!阿庆,乖……把你的舌头放进去用力舔着……」豫芳姐一边用手拨开她那润厚的外阴唇、一它引导我去舔啜、吸吮着。
  「啊……呜呜……嗯嗯嗯……对……对……好……好舒服啊……」
  「哗!姐姐,妳的穴洞……流出好多尿尿啊!」我说着,想把头抬起。
  「啊……不……啊啊啊……不……别……别停……啊啊……」豫芳姐不停的喊叫,还极力地用手把我的头往她的蜜穴里直按压着,令得我连呼吸都有点儿困难了。
  「……来……那不是尿尿啦,是姐姐的爱液……好……好好喝的啊……来!别把它浪费了,给姐姐舔进口里……对……对……舔得用力点!阴道里边的也得舔啜啊……」
  「哎哟!怎么越舔它,液汁就越流得多?」我不解地自言着。
  「那是因为你弄得姐姐太兴奋了!阿庆……你想用你的肉棒弄我的洞穴吗?……来!换一个姿势,握着你的肉棒来摩擦我的阴唇……」
  我虽然不太晓得豫芳姐的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豫芳姐姐引导我以阴茎横着摩擦她的外阴唇,那是一种无法比喻的爽快感!我的小屁股不断的照豫芳姐的指示前后摇晃着,小弟弟在她的外阴唇的缝隙间游动着。我那膨胀的宝贝偶尔会推溜了进入缝隙里,而豫芳姐就立刻把腿给紧紧夹着,不让它完全进入……
  「小心点……别把肉棒子插进去啊!姐姐还是处女身咧,让你这毛头小鬼戳
破了就亏大了!」她对我吩咐着。
  刚才的那种状况的感觉更好,使我感到愈加无比的痛快。
  「姐姐啊!我只插一点点进去。放心,我不会戳穿妳的小洞的!」我似懂非
懂的哀求着,不等豫芳姐的回应便把小弟弟给推入少许,并在里边缓缓抽动着,
快感迎头而来!
  豫芳姐本来还想把我推开,但她的理性也似乎被那戳抽的爽快感觉给压抑着
了,她雪白的脸已经通红,身体不停的轻微颤震着……
  「那……你小心点啊……轻点儿,别全推进入啊!」豫芳姐紧咬红唇,闭着
双眼说道,并享受着我坚挺的小鸟鸟在她阴户口进进出出。
  我越摇越起劲、越推越猛、越来越进入!激烈的抽插结果令豫芳姐姐雪白的
身体染成一片粉红色,我们俩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她已经陶醉并沉溺在这淫海
里,完全没注意到我的肉棒已经插入进了尽头,并还在她阴道里边钻动扭转着。
  豫芳姐疯狂的猛摇晃着身躯,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细腰,更加的扭个不停,
嘴里大声哀喊叫着:「啊……啊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
……啊啊……推啊……推!」
  我也开始发狂起来,极力的抽送着,小鸟鸟越胀越大,开始看来像一只大秃
鹰了!我的龟头首次的挤出了包皮的包裹,红热的大肉团感到极度的兴奋,把原
本破皮的痛楚感都给淹盖了。此时,快感夹杂着痛感,顿时令我变化为一只受了
伤的狂兽,拼着命的戳弄我的猎物!
  豫芳姐哀叫得更惨更癫了,似乎连族宗十八代都呼唤出来。
  我突然感觉到硬硬的肉棒膨胀得有点过份,非常的不舒服,但又觉得极度的
刺激,且已经开始流出了一些的润滑液。啊?该不是在此刻要尿尿吧?
  「啊……啊啊……不行了!要尿尿了……啊啊……」我真的要尿了,得赶紧
拔出来,不然尿在豫芳姐姐的洞洞里就惨了!
  就在我拔出来的同时,一股雪白浓液就像火山溶浆般地喷洒到豫芳姐姐的身
上。
  不好!我急促着呼吸凝视豫芳姐,心里平静不下来,我知道豫芳姐姐一定会
怪我小便在她身上而臭骂我一顿的!
  豫芳姐一直沉浸在性交的快乐余韵中,现在才恍然的清醒起来,她看着洒射
在自己肚脐上的精液,这才回神过来,恢复原来的理智。
  「啊!谢谢你,阿庆!我真的非常感激你没把精液喷射在我阴道里,不然后
果就不堪设想了!我都爽得坏了头壳……完全没注意到……」
  我听了满头露水,反向豫芳姐姐道歉着:「不!不……是我不好!想要尿尿
了也还不早点上厕所,害得妳的身体都弄髒了!」
  「哎!其实是我没想到你这样的年龄也会射精……喂!阿庆,咱俩也别道歉
了。你看……你的下体也都是黏涕涕,刚才姐姐也尿尿了!刚才我们是一起洩出
来的……看……」
  我的手抚摸着她下体及肚子一带,的确是湿了一大片,下身都黏黏的!
  哈!原来豫芳姐姐也……嘻嘻……连大人也会这样乱尿尿啊!
  豫芳姐这时移过来,握起我那开始萎缩的肉棒含入嘴中。姐姐温暖的舌头和
我肉棒上的粘膜紧紧纠缠着,那种骚痒感非常非常的舒服。
  「嗯!好了,都帮你舔乾净了!阿庆,你知道吗?如果你再大上几岁的话,
你肯定不会拔出来而喷洩在我体内的!那时就完了!这次完全没有安全準备,也
真算幸运啊……」豫芳姐说了又说。
  我傻傻地没说什么,也不懂得该说些什么,眼睛只老往她那充满精液和蜜汁
的肉洞里瞧。哗,黏膜滋润着她的阴唇,使它一片闪亮,更加的迷魂好看,好像
还会在不时的蠕动,似乎在像我打着招呼。
  「啊……姐姐,妳这样真美,真的好美啊!」我不禁地说道,并快速地用两
根手指在她润湿的阴唇上沾了些黏膜,放到鼻子前,然后深深地吸嗅着。
  豫芳姐露出羞耻的表情,一脸的难堪。她突然伸出脚,推踢在我头上说着:
「你这小淫虫,将来不知会毁掉多少的女孩啊!坏死了……」
  豫芳姐深深叹一口气,想把热烈慾火给压制下来。我这时跳下床把卫生纸盒
拿了过来,出其不意地然后把豫芳姐合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拉开。豫芳姐慌张的
像一个处女,被看到性交后的性器,对她来说是很难为情的事,尤其对方是像自
己弟弟的男童。
  「阿庆,不用了!我自己会擦……」豫芳姐连忙说着。
  「没有关係,交给我吧。刚才妳也帮我把鸟鸟和鸟蛋都给舔得乾乾净净,现
在我就为你清理吧!不过……我不要用嘴,好髒啊!」
  我瞪大眼睛向里面张望,嗯!好棒啊!那团皱皱的内阴唇,初看有点吓人,
再看下去,还真是觉得非常淫靡的景色呢!
  裂开的阴唇受到我以卫生纸的猛擦,形成鲜红的颜色。阴道里面的肉襞沾满
着粘粘的爱液,中间有一个圆洞,那是我肉棒刚才进进出出经过的地方。啊!我
的鸡鸡就是插在姐姐的这里……
  我的心里感到一阵激动,就在这样的陶醉中用卫生纸擦拭清理着。本来已经
敏感的粘膜,用卫生纸擦,豫芳姐姐忍不住再次颤了一颤。只见她仰起头来,嘴
中又开始了「啊……啊……」呻吟声。
  我似乎想用光这整盒的卫生纸,我一面擦着、一面仔细的凝视着豫芳姐阴部
的整个构造。我现在正在享受着有生以来第一课的人体生理学的充实感,真是非
常地愉快。虽然刚才觉得有点儿髒,现在却也忍不住了,还没清理完毕,就将嘴
贴了上去!
  我的舌头开始在里头打转,我的手轻巧地剥拉开豫芳姐的阴唇,不停的猛力
吸啜着那里头湿润嫩滑的粉红色肉壁,豫芳姐姐的喊叫声又响得更哀鸣了……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