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千里马,

  过处尘飞扬。

  横行无左右,

  挺枪路中央。

  时逢膏粱宴,

  千杯论短长。

  耳花眼热后,

  摸进丫鬟房。

  挺枪走直线,

 〈你泪两行。

  起落喷射去,

  舒爽在试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