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如果那两个逼没有尿尿
我不会发现 你的好
怎么会这样
只不过是操逼
如果对于鲍鱼没有要求
操操逼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枪口
总有一杆为你扳开
拥抱既然不能挽留
何不在分手的时候
一边造爱 一边流泪
十年之前
我没侵淫你 你没亲吻我
我们还是一样
骑在一个陌生人身头
躺在渐渐熟悉的温床
十年之后
我们是情人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抚摸
再也找不到相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炮友

拥抱既然不能挽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造爱 一边流泪
十年之前
我没侵淫你 你没亲吻我
我们还是一样
骑在一个陌生人身头
躺在渐渐熟悉的温床
十年之后
我们是情人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抚摸
再也找不到相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炮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的炮友
才明白我的精液
不仅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