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领导因操劳过度,终于一丝不挂地累死在一个20岁女孩的床上。

  群众送挽联,上联:赤条条来,深入裙中, 海棠树上梨花颤!下联:光溜溜去,牡丹花下,嫩草尚绿老牛归!横批:畜生入死!

  其家属要求法医给个好听的死因作为横批,法医挥笔:舒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