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春楼中,

有嫖客捕鱼为业,

缘溪行,

忘路之远近,

忽逢桃花林,

夹岸数百步,

全是三角裤,

奶罩鲜美,

屌毛缤纷,

嫖客甚异之,

复前行,

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

但得一山,

山有小洞,

仿佛若有光,

便舍船,

从洞插,

初极狭,

才通屌,

复插数十下,

豁然开朗,

土地平旷,

妓院俨然,

有夜总会妓院美女之属!

其中人往来作爱,

男女衣着,

全是三角裤!

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奶大,

惊!问所从来,

具答之,

便要还家,

铺床脱衣作爱。

村中闻有此人,

咸来问讯,

自云先世避秦时乱,

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作爱,

不复出焉,

遂与外人间隔,

问今有啥物?

乃不知有避孕套,

无论伟哥,

此人一一为其具言,

所闻,皆叹惋,

余人各复延至其家,

皆出色相,

停数日,辞去,

此中人语云:

“不得向外人说色话!”

既出得其船,

便扶向路,

处处插之,

即郡下诣太守,

说色话,

太守兴奋,

即遣人随其往,

遂迷,

险得病,

不复得路。

南洋刘子骥,

色狼一个,

闻之欣然规往,

未果,

得病终,

后遂无问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