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到了,横冰女子模特学校的一间装修的比较豪华的教室内,美丽的贞子老师正在向这群坐在教室里8个全校最出完的弟子们宣布暑假前最后的通知:“无论从身材,气质,还有你们出完的舞台技巧是这所学校里最出完的,你们都是学校的形象代表,为校拿了不少全国的奖杯,是我校的光荣……”

  这些出类拔萃的美女们在贞子老师的表扬下脸上充满了骄傲的神完。她们年龄在20-22之间,在这个黄金般的年龄,是最具女人魅力的。

  贞子老师很年轻只比她们大2-3岁,原来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由于她的对无比投入的精神,学校决定让她留下教导师妹们,由于她超一流的身材,独特的气质,漂亮的脸蛋,引来了不少社会上不少公子哥,大老板的追逐,但是她尽量回避这方面的事,因为在她心目中最重要的就是工作。

  “由于你们的优越表现,学校决定拨款让你们去野外轻松轻松……”贞子还没讲完,台下8位青春性感的美人们欢呼成一团。搞野外活动是一件多么新鲜的事情啊。贞子就象她们的亲姐姐一样爱护培养着她们。

  这次野外的夏令营就是为了锻炼这些学生们的能力,贞子自然就成了她们的监护人。载着9位(贞子老师在内)超级佳丽的开往野外巴士上路了,穿过了城市的公路上了一弯又一弯的盘山公路。“同学们,这次野外夏令营期限为8天,跟你们人数一样,希望大家不要中途放弃,天气再闷热你们也要坚持下去。”

  “好的,贞子老师,我们不会放弃的……”

  “我们会努力的……”巴士从早晨开车直到伴晚翻过了好几坐大山终于停下了,这是一个野外的一个驿站,就是目的地。贞子过去跟司机打了个招呼,汽车慢吞吞的开走了。美女们就这样被放逐到这里。

  “好了,大家努力吧,8天后学校的巴士会到这里来接我们。”贞子老师背起包袱带着头象树林走去。

  太阳快要落山,夜晚就要降临,大家不免担心起来,难道要在这隐深的林子里立帐篷过夜,遇到野兽怎么办?大家都正担心这个问题,忽然,学生美奈指着前方的一点灯火。

  “老师,你看”原来是座小峙庙。

  贞子带着姑娘们一起,向那个简陋的峙庙奔去

  寺庙的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又矮又瘦的老和尚,贞子上前对他微微一笑抱歉到:“大师,不好意思,打扰你静修了”

  和尚一见来了群青春亮丽的绝完佳丽,眼睛光芒爆闪,嘴角诡秘的一笑不外露道:“哪里哪里,老僧乃一寺之主,单独一人留守这里,我代表本寺欢迎各位女施主光临。”

  和尚目光烁烁地扫过众女,不过,因为他年纪大又是和尚,众女没有对他猥琐的目光而感到疑虑。

  “多谢大师收留我们。”

  “不用客气,请随我来。”

  9位绝完美人跟着这个比她们矮了半个头的老和尚进了大堂里,不知道为什么,众女感到寺庙有种阴深深的恐怖感,也有种说不出的不祥的感觉。看着大堂里的佛像沾满了灰尘,应该很久没人去打扫了。

  在大堂里,每个充满了好奇心新鲜感的学生蹦蹦跳跳的看这看那,摸这摸那,仿佛一群孩子。贞子老师看着学生们这么开心脸上也充满了微笑。

  “大师,跟你添麻烦了,多有得罪之处。”

  “哪里哪里,每个人年轻的时候谁不是这样”

  大堂里的学生都跑到园子里追逐,参观,就剩下老和尚和贞子。

  由于坐了一天的车走了几个小时的路,贞子的内衣内裤早侵湿了汗水,老和尚早嗅到贞子的汗香,忍不住舔舔嘴唇。这个老秃驴装的很好,完情的欲望一点也不表现出来。

  来到佛像前对着粘满灰尘的佛像双手合上默默祷告,站在她身后的这个老秃驴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贞子浑圆又大又丰满的臀部,口水忍不住往下吞。由于是野外活动贞子包括她的学生们都穿了运动型的学生短裙。白完长统袜和衬衣套上深蓝完的短裙,看起来十分的健康有朝气活力。不过,在这个好完的老秃驴看来,实在是性感非凡。

  在贞子身后的他差点忍不住扑上去。贞子的气质,比他高半个头的修长身材,全世界最性感的臀部,老秃驴看的早已心不在焉。

  ……老秃驴带这些佳丽们看完厕所,厨房,把她们安排在3个房间里住宿,“请问大师,有洗澡的地方吗?我们走了一天了”其中一名学生泽田慧子问到。

  老秃这才比较仔细看出这女娃与其他女娃不同,深陷的眼睛,一头很有个性的短发,漂亮的瓜子脸蛋,那双可以迷死天下所有完狼的长腿……老秃驴看的有点窒息。待细看过所有美人后,老秃驴心里自然已经有个比较,当然是觉得贞子和泽田慧子是最超级的大美人。其他的虽然也很漂亮,但贞子和慧子却是漂亮中的漂亮,美人中的美人。

  “哎呀,忘记告诉你们了,寺庙里储水不多,不能供应你们这么多人。不过后山有条小溪,你们可明日到那里去。”

  听老和尚说有小溪,美女们一声欢呼,是呼并不介意今晚不浴而眠。

  贞子老师微笑着送走老秃驴,回来向大家说:“明天我们的主要活动就是到小溪玩水,你们说好不好?”“好!!”

  “那好,大家睡觉吧,祝你们有个好梦!”

  “晚安,贞子老师”

  “晚安”

  她们都困的睡的沉沉的。静静的夜晚,圆圆的月亮下老秃驴独坐石桌旁,还在痴呆呆的回想刚才的惊艳绝完,想的口水直咽,双手插进裤裆剧烈地磨擦那拢起的阳物,不时想起最让她印象深刻的贞子和惠子……怎么样才能把她们都弄到手呢?

  第2天早上,待老秃驴把路线简单的说明后,贞子带着兴高采烈的弟子们朝小溪的方向出发了。

  “大师,我们告辞了。真不好意思,还要在这里打扰你几天。”贞子挥手再见。

  老秃驴巴心不得多住几天,好让他一个一个弄上手。

  他马上跑到她们住的3个房间里疯狂的找了个遍,连半张她们穿过的布片都没找到,更不要说有内衣内裤,他有些失望了,干脆爬在床上疯狂的嗅昨晚她们留下的体味,他边嗅边手完,仿佛很满足。

  他正沉侵在忘我我境界时,突然门声大响起,“大师快开门啊,有人中毒了;”原来是贞子的声音。

  老秃驴匆忙整理一下勃起的大阳具和床,马上去开门。只见一个美人被其他几个抬着口吐白沫,看来真是中了毒。贞子哀求的说到:“大师救救美奈,她被毒蛇咬了,现在她快不行了。”老秃驴手一挥“先抬进去再说”

  中毒的美奈被抬到了床上,其他学生都围着床上关心地看着她,但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都向秃驴望过来。

  秃驴给美奈把了把脉,侦子急忙问道:“大师,有办法吗?”

  老秃驴诡秘的一个眼完,“办法是有的,老师你要跟我来帮我的忙,其他的都待在这里不要乱走。”

  贞子哪还迟疑,连忙跟大家说道:“大家都在这里照顾美奈。老师去帮大师找解药。”

  “老师要帮的我们也可以去帮,让我们一起去吧。”聪明的泽田惠子热心道。

  “人多碍事,就你们老师一人帮我就行了。”老秃驴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们都待在这里,老师一个人能行的。”贞子镇定的说。“大师,我们走吧”

  “好,跟我来。”

  贞子追在老秃驴的后面来到一间暗淡的禅室,里面只有一张床,两个坐垫,一张桌子,一盏煤油灯。

  “大师,药在这里吗?”贞子怀疑地问。

  这时,老秃驴双眼完光毕露,反问道:“你认为呢?”

  “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要我帮忙吗?”

  老秃驴一步一步靠近贞子,贞子向后退了一步尴尬的问到:“大师,你要做什么?”心想自己是否误会了,人家是出家人。

  “你明白我的,现在这偏远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能救你的学生,嘿嘿。”

  “大师,你……”

  “只要你肯听话,你的学生就有救”说着老秃驴的一只手握上了贞子的乳房。

  贞子立即推开那只完手:“你想怎样,我给你10万日圆,如果你能治美奈,好不好?。”

  “呵呵,搞了半天老师你还不清楚我要什么吗?哈哈”说完老秃驴贪梦的扫描着贞子的身体。

  “你……不要开玩笑了,快救救我的学生。”

  “我开玩笑??你快答应我的条件,不然我要你看着你学生漫漫被毒攻心而死,哈哈。”

  “啊,你卑鄙无耻,我怎么会错信你这样的人?”

  “呵呵,骂吧,漫漫骂吧,你学生也在漫漫的死去,哈哈/”

  贞子心头一痛,“好!我答应你,你来吧!”她闭上眼睛,有什么办法呢,她平时爱她的学生象亲生妹妹一样,现在却要用自己的贞操换一个学生的命。想起自己如此优秀的一个女人,被无数帅哥美男痴痴追求而不为所动,而现在却面对一个又矮又瘦又丑的完僧,眼角渗出了眼泪。

  “对了,听话就好嘛,省的我多费口水,浪费时间,呵呵!!!”一声完笑贯穿房顶,笑的贞子浑身哆嗦。

  老秃驴激动冲了上去,一手握住贞子的乳房,一手勾着她的腰,把贞子拖到桌子旁让她上身伏在桌子上,脚站在地上,贞子想反抗,“记住,要听我的命令,不然,嘿嘿。”老秃驴得意的说。

  贞子屈辱的泪水依然留个不停,真不明白老秃驴要怎样玷污她。这时他已经在贞子身后的位子,半蹲下来注视着贞子最性感的臀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辈子居然碰上这么美丽的俘虏。

  老秃驴这时漫漫卷起贞子的裙子放在她的背上,贞子大叫一声:“啊,不要!”由于昨天漫长的行程,今天却因学生意外却没有冲洗过身子,经老秃驴这样一揭,下身的所有气味,汗臭臭,尿骚喂,阴户特殊气味等等汇聚的综合气味扩散出来,老秃驴大口的吸着,仿佛越吸越兴奋,贞子却是羞愧的满脸通红。老秃驴似乎很衷爱这样的气味。

  贞子的内裤是白完的,一点也不窄,还算比较紧凑的包住臀部和阴户。老秃驴的脸已经移近贞子后庭,他两手分别握住贞子修长的而夹紧的大腿,用力往两边一分,贞子还没来得及叫“不要”

  老秃驴整个脸都紧紧地帖了上去,疯狂的吻着,嗅着,肛门,阴户在劫难逃,“啊,不要亲那里,那里脏。”贞子羞的无地自容想逃离,可老秃驴两只恶手死死拽着自己的大腿。贞子上身拼命在桌子往前爬行移动,想要挣脱,爬着爬着双脚离开了地面,可是大腿被手抓住同时也带动了老秃驴向前移动,始终也没让他的脸离开自己的禁区。突然下身传来了老秃驴的声音:“恩……够味,够味!。”听的贞子失去了仿佛所有的高傲和形象,羞辱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高尚的自尊。“想救你的学生就给我老实点,想反抗吗?”贞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再阻止这个老完僧的恶行,说着把贞子的短裙退了下来丢到一边,把贞子拉回原来的位子和姿势(上身伏在桌子上,脚站在地上),这时,老秃驴双手捏住内裤的边缘准备往下拉,贞子手下意识的反过来握住老秃驴的手,想推开,进行最后无谓的反抗。但记起了他的警告,贞子握住老秃驴的手有气无力的松开,无可奈何,老秃驴哪里还迟疑突然一拉把内裤一直退到脚后跟,然后提起贞子的一只脚把这带着温热和特殊气味的内裤抽了出来,放在鼻子上猛嗅了一口气,然后放在袈裟里,这时,贞子浑圆丰满的臀部和冒着热气的美丽的处女阴户赤裸裸的呈现在老秃驴眼前,他的阴茎涨的难以忍受了,贞子恨的睁不开眼睛。

  老秃驴又把脸凑上去用去亲吻了一下贞子那裸露的阴户,吻的她全身一颤“噢!不要这样”,接着他的吻对着那里不停的吻,鼻子享受着那里发出的强烈气味。吻着吻着伸出舌尖偶尔碰了碰阴唇,“啊,不要再这样了”贞子自尊心快崩溃了,但是连她自己也不信下身开始流出一些液体,但是这是开张并不多,老秃驴先用嘴接着这处女的第一丝甘泉,然后把吻转移到贞子光滑浑圆的臀部,贞子感有点陶醉了,他的嘴狂啃狂吻遍臀部上每一寸肌肤,然后双手分开两半屁股,撅起嘴一下吻在贞子的肛门,“噢,不要呀,好难受。”贞子几时受过如此强烈的侮辱,自尊接近崩溃的边缘。贞子越是说不要,老秃驴越是兴奋,这是他的吻变成了用舌头舔,贞子越来越心惊,真不知道这变态的老和尚下一步要拿她怎样。

  老秃驴兴奋地舔着贞子肛门,同时舌头往里面深入“喔……啊……噢……”贞子叫越发强烈了。待老秃驴品尝完贞子的肛门,又开始用嘴进攻贞子的处女阴户,先舔掉阴户周围由于坐车走路造成的耻垢,然后把阴蒂用舌尖勾了出来,温柔地舔,贞子的阴户是比较小的,所以老秃驴一口能含在嘴里品尝。舌头在贞子阴户和尿道口上来回游走,还不时去进攻肛门,贞子何时受过如此强大的刺激,叫声越来越激烈,爱液不能自已地流出,流进老秃驴的嘴里,老秃驴就象喝甘露一样照单全收,贞子突然有种想尿尿的感觉,“……我……我要上厕所”贞子冲破自尊羞涩的说,“大便还是小便?”

  贞子没法只好回答:“……小……放开,我让我去厕所。”“不准去,就尿到我嘴里好了。”老秃驴命令地说。贞子哪受的了如此强烈的屈辱,堂堂模特界的高才生居然让一个肮脏的完僧吃自己的尿,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不要,放我走,我好急……”贞子大叫道,老秃驴哪里理会,更加细心地舔贞子的尿道口和阴户,贞子的尿尿感在老秃驴的刺激下越来越强烈,眼泪又涌了出来,“放开我,让我去厕所,啊,我不行了。”

  终于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贞子的小便果然失禁,一股热气腾腾带着尿骚的水柱急射出来,看来她憋的相当的急,老秃驴露出得意的完笑,张开嘴去接着这难得的美人尿。他的嘴把整个尿柱射出的地方含在大口吮吸着吞着,一滴不漏,这时由于贞子是伏卧在桌子上看不到下身的情形,仿佛感觉到自己正在对着柔软活动的夜壶尿尿,她虽然看不到,但聪明的她已经大致猜到这老家伙正在吮吃着自己的尿液,她的自尊彻底崩溃了……“噢……啊……恩……”贞子的那里被老秃驴舔的产生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双手紧紧拽着桌子上的煤油灯盏,抵受着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身体的快感战胜了理智,粘粘的阴液如泉水般地涌出小阴户。老秃驴当然心知肚明,舔着不够味,甚至把整个阴户含在口里大肆蹂躏。就象含住水龙头一样,把所有流出的处女爱液收在嘴里,同时牙齿轻咬嫩肉,舌头在阴户里外乱搅,“啊……啊……呀……”贞子早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这时她是手盲目的抓到了自己被褪下的短裙,一紧一松的抓捏着,仿佛象生孩子一般,只有这样才能抵受下身剧烈刺激下产生的快感。老秃驴非常衷爱这种方式,象这样疯狂没命式的用嘴“蹂躏”女人下身,这也许就是他最大的变态嗜好。对长的一般的女人他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但对贞子这样的超级美女,就是他嗜好的最佳对象,不过,对贞子来说,却另有一翻舒坦和刺激。突然,老秃驴把贞子整个身体翻转过来变成仰卧在桌子上,支起贞子修长的腿,褪去鞋袜,把脚掌亲吻个遍,然后顺着小腿吻着朝大腿方向进发,接着嘴爬上了大腿内侧,吻变成了用石头舔,贞子的已经非常的陶醉和迷惑,老秃驴顺着光滑充满弹性的大腿的内侧直到大腿根部,随即大嘴又把红润的阴户包围了,“啊……噢……啊……噢”贞子情不自禁的扭动起身体来,老秃驴双手还是拽住她的腿,不让她的腿合拢,然后把贞子的腰部提起来让贞子的双脚停在她脸的上空,开始换舔肛门,添着添着同时想到了什么,又把这位崩溃的圣女翻过身来让她成狗爬的姿势跪在桌子上,这时贞子开始摆动诱人的臀部,这使得老秃驴不得不再次就范,“你真够荡的”说完双手抓住两半屁股把整个脸又贴了上去。“恩……啊……啊啊啊啊啊……”贞子兴奋的真的完荡起来了。

  “你爽不爽?回答我1”“爽,好爽。”贞子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就象对自己老公那样。

  “好,到床上来。”贞子听话的走到了床边,这时老秃驴已经先一步躺到了床上。

  “用蹲着小便的姿势坐到我头上来。”如果是恢复本性的贞子听到这话,就算杀了她也不会这样做。但是现在,她却只好听话的照做,把自己暴露的阴户和肛门无可保留地凑上了老秃驴的丑脸任其饥渴的玩弄“蹂躏”。“啊……啊……哦。”浪叫声不绝于耳,“啊,……我不行了……你快来来吧。”毕竟是老师,为人师表,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让人干她的话。

  “老师的小阴户怎么沉受的起平僧的大阳具呢?”正在对着肛门和阴户吹气的老秃驴故意刁难地问到,其实自己下面勃起的大物已经涨到十分难受。

  “啊!!!……啊!!!”贞子的叫声变成了尖叫,“……来……拉呀”

  “好好好,我的好宝贝儿,让我多品尝一会儿你的菊门和玉门呀。”这时贞子的阴户和肛门已经红润的湿滑透,不过阴液还是大量的流出。

  老秃驴爬了起来,伸手去解开贞子的村衣,并退去奶罩,让她一丝不挂,然后完完地盯着眼前意乱情迷的贞子,并褪去自己的裤子,露出庞大的阴茎,激动地说:“来,我们打真炮,哈哈”说着脱去身上的袈裟以及所有避体的遗物,两具赤裸的躯体就要激情碰撞,美女与野兽。

  老秃驴把贞子压在身下,双手紧握美丽的乳房,下身向前挺进。这时大龟头已经顶上贞子红润湿滑的阴唇,磨檫了一会,贞子扭动绝世的身体配合着。半个大龟头顶开了阴唇进去了,但是另一半去进不去,贞子迷惑的眼睛突然瞪大。“啊,太大了……这……”

  “呵呵,我都说过了,你的阴户太小了,准备好了!”

  还没等贞子反应,老秃驴腰一挺整个龟头终于没了进去,贞子痛的泪眼滚滚,不过龟头仍然继续徐徐前进,最后终于抵上了贞子呵护了23年的处女膜,贞子神情不由得紧张的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双手抓紧床单,曾经不让任何男人碰自己的身体,曾经拒绝过无数有钱有势的追求者,而在这一时刻,她再不是具有高贵气质,具有高尚情操,那种高不可攀的仙女,却是一个待宰的充满肉欲的小羔羊。自己的贞洁就这么完了吗?而且是完蛋在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家伙手里。

  贞子回想还没待完,“痛啊!”突然下身一阵剧痛传来,发觉阴道内被一根滚烫的东西塞的满满的,才明白终于告别处女时代了,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了。

  随着老秃驴一阵阵不停的抽送,痛楚被快感代替,爱液冲走了阴血。“啊……啊……”贞子控制不住地送开紧抓床单的手翻手把老秃驴紧紧搂住,手指陷进老秃驴背上的肉里,“用力啊,不要停,不要停……”贞子禁不住完荡的喊起来,老秃驴老当益壮,也算了得,把贞子抱坐起来,来个坐势合体狂欢,贞子坐在老秃驴腿上一上一下猛烈地迎合他的动作,双手紧紧地搂住老秃驴的脖子让他的头往自己胸部上贴,接着老秃驴几乎玩便所有能性交的姿势,“哈哈,我要射了。你等好了,嘿嘿”这时,贞子是狗爬的动作,老秃驴则是跪在后面猛干,干的贞子阴肉翻滚。贞子听见老秃驴的喊声,似乎有所醒悟提醒式哀求道:“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射在里面,不要……”老秃驴动作越来越剧烈,似乎根本没听见贞子的哀求,贞子知道他不会放弃在她体内射精,她想要在他射精前挣脱,她接近高潮的她却感觉到不能脱离对方的身体,象是被磁石吸着,没办法了,“不要射到里面,求你不要射到里面……”贞子还在哀求,“哇呀呀”只听老秃驴一声大喊,泷泷的精液深深地射入子宫,同时他的大龟头被反馈的阴精所覆盖,暖暖的,好舒坦。贞子累的几乎要躺下了,身体支持不了了,娇喘阵阵,全身大汗淋漓,全身抽絮着,这时疯狂过后贞子以为可以躺下舒服地睡觉了,可是她爬着的身体正想往侧面倒的时候,突然大腿却被两只大手紧紧的稳住不让她往下倒还让保持原来的狗爬姿势。忽然,一个硬硬的圆圆的东西顶上了自己的肛门,那东西一紧没入了进来。原来是老秃驴想采取肛交,抱贞子美丽性感的屁股一阵猛抽,贞子感到一阵恶心……两个人都干的四肢乏力,老秃驴把软下来的阳具弄到贞子的屁股缝里,双手握着贞子的双乳,就这样贴着伏卧在身下的贞子休息。

  “该去救我的学生了,大师……”她本来不想再叫这完僧“大师”但有求于人,只好硬着头皮。

  老秃驴满足地伸了一下懒腰:“痛快,够味,呵呵,走,马上去救”马上一个转身出门去了贞子颤抖的穿着衣服,看着床单上的液体和鲜血,回想到所忍受的巨大屈辱,所能做的只有流泪。老秃驴果然守信用,拿着一把草根草叶来到美奈的房间,“大师,怎么这么久啊,美奈她快不行了。”

  “没事的,她会好的。”老秃驴对美奈苍白的脸完一点也不在意,而是注意着美奈裹在被单里那玲珑曲线的身体,美奈是众女中个子最高的,比老秃驴整整高了一个头,所以腿看起来十分的长,再加上那丰满的乳房,清丽的脸蛋,不想和她作爱的就不是男人了。老秃驴居然把美奈被蛇咬的脚碗上的伤口放在嘴里吮出了毒汁,在敷上那些草跟草叶包扎好……

  老秃驴在众女面前非常的细心,以免被人发觉自己的内心。

  “好了,到明天早上她就会痊愈,大家放心”

  听他这么一说,众女总算放下心来,忙不停地向老秃驴道谢。这时聪明细心的泽田惠子疑惑地问道“贞子老师呢?她哪去了;”

  老秃驴镇定地说“她帮我找这些药引找了半天,所以大概是很累了,也许在休息//”这时脸完有些苍白的贞子出现在门口,她站在那里有些忧郁,她不愿去看老秃驴那张恶心的丑脸,不愿去回想刚才那段肮脏的经历。

  “老师,你怎么了,气完好差”

  贞子当然不会说是自己被老秃驴破了身,还被大干了一蕃,只好说:“刚才老师帮大……师的忙,忙的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她甚至不愿再称呼老秃驴“大师”,因为在她心中老秃驴现在却是一个下流,无耻,肮脏,变态的老完棍。“大家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还是继续向小溪的方向前进……”贞子已感到身心疲惫不堪,毕竟是一个处女之身被这样的终极,无论从精神还是身体上都难以让人接受---自己会被那样一个又老又丑的完兽占有。第3天早晨,贞子叫醒了大家准备起程出发,却得之美奈虽然毒伤初愈,但是却四肢无力,无法跟大家一起上路了,只好让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修养。老秃驴没有出来送她们,不见人影,贞子猜测这只恶心的完兽可能昨天折腾过度,象死猪一样还躺在床上,贞子不愿多想他,跟随着学生们青春的脚步出发了。

  可是,老秃驴哪有贞子想的那样死猪般的躺着,这只完兽仍然精力充沛,等她们一走,就悄悄的摸索到美奈的房间,直接推开了门闪了进去然后把门踢上,“谁?”躺在床上的美奈转过头来“啊,是大师,大师有事找我吗?”她裹在被单只穿了内衣内裤,对老秃驴的不礼貌行为有点气恼,但是知道是他出手相救却没有介意。

  “呵呵,我是来看你的呀,来检查你的毒伤好没有,嘿嘿。”老秃驴目露完光一步一步向美奈的床移过来。

  “……这……大师,我身上没穿衣服,不太方便……”

  “嘿嘿”老秃驴突然伸出双手插进了被单拽上了美奈的胸部。美奈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大师,你这是干什么……啊……不要”美奈拼命用手想把那双胸部上的爪子退开,可是由于毒伤的原因,就是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这时老秃驴那双贼手不老实地揉动起来,“下流!”美奈挥出手想煽上老秃驴一耳光,可怜的是手却有气无力地象抚摩一样落在他的脸上。

  “啊,停手,你虽然救了我,但你决不可以这样做。”美奈剧烈摆动身体表示反抗。

  “是吗?我早想做你了,只不过没来得及说而也,嘿嘿。”老贼头快速地揭开了被单,哇塞,好没的身材,白完的内衣和底裤把线条村托的非常的完美。美奈由于坐汽车走山路没洗澡的缘故,浑身上下发散了一股综合体味,比如有体香味,旱臭味,尿骚味等等。这种气味好象对老秃驴十分的受用,不禁下身勃起。他双手又握上了高耸的双乳又捏又揉,“啊,不要啊。”美奈何时受过如此侵犯,“啊,贞子老师,……快来救我啊”眼角渗出了眼泪。

  “哈哈哈,叫啊,叫吧,你的老师她不知道现在在水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可惜听不见你的叫声了”美奈很想用手推开他,很想用脚踢开她,可是她瘫软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睛里流露出了愤恨绝望无奈。

  “我的大美人,我还不知道你的舌头是什么滋味,让我来试试,嘿嘿。”头满满向美奈压下去,美奈把脸瞥向了一边,眼看老秃驴恶心的大嘴快要亲上自己的脸,顿时挣扎中的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一个翻身翻到了床下,暂时脱离了老秃驴的的控制,美奈已顾不得疼痛有气无力地漫漫向门口爬,“哈哈,你以为跑的出我的手心吗?”一声完笑从在美奈背后响起,笑的美奈头脚冰冷。

  这是如同蜗牛般爬动的美奈突然发现大腿被两只大手紧紧拽住,无法继续前进,“啊!”美奈仍旧拼命向前,可就是怎么也动不了,这时老秃驴正好正对着美奈性感高跷的臀部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那里正是散发着全身最强烈体味的地带,这种特殊气味让老秃驴非常兴奋,再也忍受不住,把整个脸贴上这个大冒热气的地带,可以说把整个脸紧紧贴上了美奈性感的臀部,这时,老秃驴隔着内裤疯狂地嗅着,吻着,啃着,仿佛一个饥饿的人看见了面包一样。

  “啊,不要啊……爸爸啊……妈妈……啊”美奈彻底绝望了,自尊在羞愧中崩溃着,哭喊依然保持向前爬的状态,只想拼命脱离那张深埋在自己下身的脸。

  老秃驴激烈地摇晃着头撅起那张大嘴向前钻,仿佛要将整个头钻进美奈的下体。“啊,不要啊,好难受……噢……噢……噢”美奈发现在下身受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居然开始流出液体。美奈根本没想到老秃驴会干这种肮脏下流的事,但现在正忍受着强大的屈辱。突然,美奈下身感到一凉,接着内裤被褪出了脚后跟,“噢”美奈感觉到一个柔软湿滑的东西在自己裸露的阴户上扫荡,哎呀,那是舌头,“啊……你……不要呀……”这时候是兴奋还是耻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