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总算赶上李教授给我做解剖。

他是有名专家,却热衷教学工作,经常到我们学校做客座教授。

我上学期还上过他的基础解剖课。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紧张。

可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在我们医学院里,凡是申请了奖学金的学生就会有百分之十的机会被选中做实验教材。

我就差一点点就可以逃离苦海,只要再过一个学期,我就会成为实习医生。

可是命运不济,昨天教务处通知我被选中做实验教材,课程就安排在这周。

这让我懊恼了好久,不过我还是得面对现实。

因为我不想被排到实习生的解剖实验上,让一群毛头小子把我弄个天翻地覆。

我去教务处查看了课程表,真是万幸,李教授今天上午给大一新生上《基础解剖》,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李教授这个月就这一次课,错过就没有了。

原计划的实验材料是一个大二的女生,因为我是毕业班的,有优先权,于是立刻请教务处的老师把我替换进去。

我回宿舍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好好安慰了一下室友菁菁。

本来我们打算在我被处理之前好好纪念一下,可这下子全泡汤了。

我给父母打了电话告别,告诉父亲我给他们预留了我的头和心脏。

这也是我的最后权利。

我离开宿舍走向实验楼,赤裸的身体表示着自己的身份。

一些路过的男生问我去谁的课,然后就跟着我一起走向实验楼。

这还让我感到一些欣慰。

既然是毕业班的,就应该有个样子,我一路上保持着镇静和从容,时不时还和一些熟人打着招呼,寒暄几句。

到了课堂上。李教授过来上下打量了我的身体,点点头示意我站在讲台旁边。

他的眼神似乎根本没有对我的身材或者相貌表示处任何兴趣,也许是他很敬业,也可能是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大家安静一下,开始上课。这位是徐晓茜同学,今天她将作为我们的实验样本。和大家说几句吧。」

我没想到自己还要发言,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呃。。。大家好。我是徐晓茜,4011班的学生。我以前上过李教授的课,呃,大家还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更了解了自己的身体。最后我想感谢李教授能够选择我做教材,我很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

教室里想起一阵友善的掌声,接着我走向教室中央闪亮的解剖台,爬上去躺下来,看着四周的仪器和监视器。

我心开始怦怦地狂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也是刚刚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过一会儿可能会有些痛苦,也许如果走运的话还可以有些快感。

「今天要做的演示是基础解剖,首先我们要给样本一些神经干扰剂。这个会干扰她的痛觉信号,但是不会完全阻断她的神经。我们希望晓茜可以告诉我们解剖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称呼我为样本,我想肯定也是最后一次。

接着一把手术刀轻轻地从我的耻骨上面按下,然后慢慢拉出一个切口,滑向我的肚脐。

我的肚皮立刻被分开了,手术刀后面跟着一条笔直的红色长线,就像画笔画的一样。

接着一些血液从切口中渗了出来。

整个教室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着我的第一个切口。

我好象能听见刀子划破我的肌肤的声音。

「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教授手里的刀在我的肚脐下停下了。

「还好。没有疼痛,但我可以感到解剖刀的压力。」我说。

很快手术刀又继续在我的皮肤上移动,切口一直延伸到我的乳房下面。

一只手拿来一些止血凝胶,把它涂抹在切口上。

「样本腹部的皮肤已经切开,大家可以看到腹部肌肉层上覆盖着一层脂肪,这样样本的脂肪层很薄,我将把脂肪层和肌肉层一起切开,这样就打开了样本的腹腔。」

手术刀沿着已经切开的口子又深深地切下去。随着手术刀的移动,我的腹腔被打开。

教授再次用止血凝胶封住切口,然后慢慢用手拉开了我腹部的皮肤,两个牵开器勾住切口的边缘,把我的腹部打开了二十厘米宽。里面紧紧地堆满了各种湿漉漉的器官。

「好,大家可以看到样本膀胱,小肠,大肠,肝脏,胃脏和脾脏的位置。」教授又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指示:「样本的生命特征指针正常。心跳速率有些偏高,显示样本有些紧张。是吗,晓茜?」

「有一点,」我看着显示屏上自己被打开的肚子,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这就是我身体里面的样子。

我有些担心疼痛,好在目前还没有感到。同时,我感觉自己更加地暴露,好象有种生理冲动的预感。

「这非常正常,活体解剖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不仅对于观察者,对于样本也是。下面我将切除样本的小肠。」

说着教授拿起两个夹子,这种夹子和晾衣服那种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他用手拿起我小肠靠近胃部的一端,把两个夹子?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谛〕Ω浚缓蟀研〕Υ恿礁黾凶又屑淝卸稀?br />
然后他找到小肠和大肠连接的地方,用同样的方法切断了我的小肠的另一端。

然后开始把我的小肠从腹腔中拉出来,放到旁边的解剖盘上。

同时他又不断地把夹子夹到连接在小肠的血管上,然后把那些血管切断。

他的手法是那么娴熟,没过多久我的整个小肠就被放到了盘子里,而腹腔里却没有什么血液流出。

「就像大家看到的,一个成人的小肠大概有十米长,连接在上面的血管负责传输养分。我刚才用的夹子就是为了止住这些血管。下面就是大肠,谁可以说出大肠的三个组成部分并指出阑尾的位置。。。」

学生们开始很拘谨,在教授的鼓励下,开始踊跃地回答问题。

教授的讲解在我脑海里变得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自己的身体。

「不错,回答正确。下面我们就切除大肠。大肠的长度大概是一米左右,里面通常是排遗的残留物。不过我想样本应该已经做了清洗,对吧?」

教室了发出了一阵轻轻的笑声。

我的脸有些发红。我当然做了内部清洗,这是准备实验样本的标准程序。

教授又开始在我身体里操作着。我的大肠也很快被取出来。

「好,同学们,我们现在看样本剩下的消化器官。谁能指出样本身体。。。」

课堂提问依旧在有序地进行着,而我仍然不关心问题的内容。只是盯着屏幕上在我的腹腔里忙碌的那只手,用各种止血夹夹住肝脏和胃脏的血管,一个大夹子夹住胃部和食管的连接处。

最后手术刀把我的胰腺,胃脏和肝脏切了下来,放到盘子里。

「肝脏是最复杂的部分,血管非常多,你必须特别小心。

现在样本腹腔内剩下的就是泌尿系统和生殖系统了。

在小肠和大肠后面是肾脏,输尿管把它和膀胱连接起来。

我下面要摘除样本的整个泌尿系统。。。

还剩下生殖系统。包括子宫,卵巢和输卵管。

这些器官通过产道连到女性外生殖器。下面请大家注意样本的生殖系统。

由于我们是做活体解剖,这样就有机会给大家演示女性性高潮的情况。同时大家也可以看到女性产道的柔韧性和延展性。」

教授的话让我心里一动,终于到了自己喜欢的部分。

教授已经换了一副新手套。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拨弄我的阴蒂。

我感觉自己完全不用这样的挑逗,下身早就感觉湿漉漉的了。

接着他的手指开始伸进我的身体,来回抽动。开始很慢然后不断地加快节奏。

「大家请看显示器,当女性高潮的时候,根据程度不同,阴道会产生有规律的收缩。」

我的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小腿,把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一下,随着教授的节奏不断加快,我不由得拱起了后背,一阵阵刺激让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接着我感到教授的整个拳头都伸进我的身体,在我的下身剧烈地摩擦着。

「啊。。。」我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音。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袭击了,让我晕了过去。

等我慢慢苏醒的时候,我依稀听见教授的声音:「。。。器官已经被完全摘除。同时也给大家演示了一次女性高潮。腹腔的解剖就到此告一段落,下面我们将把重点转向样本的胸腔。

大家都知道胸腔内是心脏和肺部。为了打开胸腔,首先要去除胸部的皮肤,这当然就包括样本的乳房,但那里不是今天解剖的重点,我们今天关注的是内脏器官。」

接着我感到手术刀从我的肩头一直划到胸口中间,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接着是另一侧,两个切口在我的乳房中间上方汇合,然后他的手术刀又从汇合点向下切,与腹部的切口连在一起。我的胸部就呈现出一个标准的Y字型切口。

「下面我要把胸部皮肤去掉,暴露出胸骨。」

一双手熟练地沿着切口揭开我胸部的皮肤。随着皮肤不断被揭开,我的乳房也渐渐向身体两侧滑落。

忽然,教授的手停了下来,满脸狐疑地看着我胸部的切口,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这里好象有个异物。。。」

没等他说完,我的脸忽然红到了耳根,天哪!那一定是我去年隆胸的时候填进去的硅胶,那次做的效果非常好,连我都忘记了这回事。

「哦,是个硅胶填充物。」教授对我微微笑了笑,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偎凳裁础?墒前嗌系耐窃缇颓郧缘匦Ω霾煌!?

「真不好意思。时间久了,我忘记在课前告诉您。」我不好意思地说。

「没有关系,我们继续。」 教授说着把硅胶取出来放到一边,然后又开始熟练地分离我的皮肤。等他再次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一条条的肋骨暴露在眼前,腹腔里除了止血夹子以外,空空如也,乳房连同胸部的皮肤已经被剥开,推挤在身体两侧。

「好,大家看,胸腔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下面我们将用肋骨剪打开胸腔。」

肋骨剪断的声音很大,震得我一阵阵心悸。好在有那种神经阻断剂,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得了这种刺激。

随着肋骨被一根根地剪断,教授打开了我的胸腔。

我看到了自己暗红的肺部和红色的心脏。

班上的同学也发出一声声惊呼。

我不敢相信自己仍然活着,也许生命对我现在还说已经没有意义,我只是一个解剖样本。就算是教授自己也无法恢复我现在的身体。

我看到了自己的心跳,依然是那么平稳,仍然向全身传输着血液。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教授高潮的技术没有损害任何主要的血管,可是我知道我的归宿正在临近。

看着那红色的跳动,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数多少次。

「好,在我们继续胸腔解剖之前,我想安排一个额外的实验。」

教授神秘地笑着说:「我一直想有机会做,可是总觉得太不专业了。呵呵。今天,我打算测试一下大脑在失去供血以后的反应。」

说完,他从推过来一个东西,天哪,那是个小型斩首机!

两根结实的立柱支撑着上方的铡刀,我的心立刻狂跳起来。显示器发出了滴滴的警告声。

「晓茜,根据妳的要求,妳的头颅和心脏将被保留。这个机器会将妳的头从身体上分离。我想要做的就是在妳的头颅分离以后,我会给妳一些指示,妳照做就可以我们会记录妳有反应的时间。我一直想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

「呃。。。好。。好的。」 我紧张地说:「我也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

说着,我的头穿过了斩首机上的圆孔,我的身体一阵颤抖。尽管我早已在等待自己最后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好,我们再次后一次感谢晓茜为我们提供的无私服务。大家都应该为她感到骄傲。」

教授说着带头鼓掌,教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变成了有节奏的击掌声,随着教授的手伸向斩首机的开关,掌声的节奏越来越快。

我都没有听到自己的颈椎被切断的声音,只感到一道白光闪过,一阵欢呼穿来,一阵天旋地转。

接着我看到了自己的脖子,准确地说是被切断的脖子,血如泉涌。

天哪,我看到了,看到了自己被斩首后的身体。

我已经忘记了呼吸,也许就算想起来也做不到。

「眨眼一次。」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哦,对了,实验。我努力照做了。

「好,眨眼两次。。。。很好。向上看。。。。」

天哪,天哪,我的头开始发晕,视野开始模糊,最后留在我脑海里的,是我那颗红色的心,渐渐地停止了跳动,监视器上的滴滴声变成了一声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