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成是某大研究院系的生,了完成一家,我今天晚上
跟一名年青貌美的少在餐吃。

她名叫Jennifier,跟她面,不是因她是一名年青貌美的少,而是因
我的家,是跟保有的,而阿成的姐姐,巧有一大同事保
,所以就找她出,保里的事情我听听。

不消,人就是Jennifier。

我一吃,一聊,我吃了差不多三,中有三份二的,我
都留意她什,我只是在偷看她。

照推算,Jennifier只比我大一,即是,是二十四、五的年,所
以算年青,加上她本身就是美人儿,在令人心猿意、蠢蠢欲。

九,我离去。我和Jennifier坐阿成的回家,因我住得最
近,而阿成姐弟住得最,所以阿成先送我回家,跟便是Jennifier。

回家後,我急不及待的躺到床上,一打、一幻想跟Jennifier做。

好久吸引的女人,所以今次感特烈。

我快要到高潮,突然起。

干!是!

我拿起筒,是阿成打的。

原Jennifier回到家口,才自己出忘了匙,果在法
入屋。

因太晚,法找到匙匠,而且她老公原正在外公干,明天下午
才回,除非另想法,否她恐怕要在外光待一整晚上。

於漂亮的女子,不用也知道是一件危的事情。

而且Jennifier今天太累,明天又要主持公司重要的,所以非得早回
家睡不可。

『那唯有把大跟的都打破°°』我玩笑。

怎知Jennifier正有此意。她本想找阿成姐弟手破入屋,不料他的
巧在塞的地,一竟然法身。

因此阿成才想到找我忙。

只是把打破後,房子就如掩,不是一危?如果色狼知道
子上,那

但Jennifier的意思是,只要把得好好的,想到子上?

喔,那是要空城?

可是有我知道子上喔嘿嘿,算是引我犯罪

我立下坏心後,便答了阿成。我匆匆的收拾了几件工具,便乘的士到
Jennifier的家口。

只花了半小,我便大跟的都撬了出,Jennifier利的入
屋中。

免她察的不企,我有在她家多作逗留,反正在始,我任何
都可以,我打算等到她睡以後才行事,可以省去不少工夫。

『真的很你的助。』

『哪里,哪里,小事而已。』

嘿嘿,等你爽起的候,再多也不。

了她安心,我小心的把和都得好好的,使到外表看不出异。

免其他人看到我而起疑心,我不敢四跑,只在後梯等待。

可是种乾等待的光真不好受,感上等了好久好久,上不只
了十几分。

我忍不住到她前。看到室有昏暗的光,表示她未去睡,我
把耳朵靠在壁,又听不到任何。

咦,等一下,好像有些音,是水。

那水自她外的水喉,了,她一定是在洗澡。

我悄悄的把大和都打,入屋。

果然,浴室的上,水里面出。

趁空,我四察屋境。

大的面很大,又有很多家俱,要躲起在是容易不。

忽然浴室那,我忙躲到沙後面。

只Jennifier出,穿白色的睡衣和睡,赤浴室行出大,用
毛巾抹的。

整大登充了浴香味,令人有鼓想扑去。

我看到她打桌上的瓶,服用了粒丸,然後便回到睡房,用筒把
吹乾。因她的比,所以她花了很多吹乾。不她的
作很优雅,所以看她吹乾也是一种享受(然胜躲在後梯)。

但了一,她始不停的打欠呵,作始慢下,搞法,我始
心不知她吹到什候。

而我持蹲下的姿也有好一子了,腿也始有酸,好目光触
及桌上的瓶,我想,不如去看看那是什西,也好自己姿。

原是安眠。大概是力始作,所以Jennifier才不停的打欠呵吧。

很好,看我不用再等很久了。

我手把瓶放回桌上,怎知一不留神,竟然把瓶放好,果瓶身跌
在桌子上。

巧合的是,原Jennifier也有把瓶好,於是瓶也跌了出,里面的
丸也跟『哇啦哇啦』的跑了出,掉到地板上。

『滴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夜深的大,起了丸在地板上跳
的清脆音。

我敢叫不妙,忙想躲起,但一起,竟然不听使。

回复移的候,Jennifier已睡房行了出。

她看到我,也大感吃惊,好她也不知所措,一也呆若木,只是嘴
巴得大大的。

既然她看到,再躲也用,我机立,即扑去。

Jennifier想身避,但因安眠的影,她的作比慢,果是
我擒。

我後把她的上身和手抱,她不停扎,但她的反抗都是有气力的。

『不要』叫也得疲弱。我知道她已完全力抵抗,所以手禁
制改侵犯作。

我左手捏她一的乳房,右手摸到她下身,她的手想阻止我的作,但
毫有作用。

右手想她摸去,才很,原是式的睡。我很快
便搜索到的子。把子一拉,子便掉到踝,棉蕾完全揭露
出。

今次於成功的把手伸Jennifier的里去,我摸到一堆幼的体毛,在
更一步前,在忍不住要先把她的毛把玩一下。

我逗弄後,Jennifier不知哪的力气(或者是羞感吧),居然把
我推,想向前逃跑。

但才一步,踝就睡,跌倒在地上。

我扑去,牢牢的把她在地上,不再她有任何离魔掌的机。

待她胡的把气力花得七七八八後,我扯下Jennifier的,先用手指把她
的私摩擦一番。

她的下身不停扭,不知是扎是要配合我的撩,之我的接触越
越烈,她的道流出淫液。

我看机成熟,便把拔出,准Jennifier的小穴插她体。

在抽送了几下之後,便到了高潮,精液如注的射出,Jennifier的道灌
得的。

我爬起身,才Jennifier已昏睡去。

然泄了欲,但我并未足。得有的美女,我所欲,然
不就放她。

我把Jennifier抱上床,自己也躺在她旁,抱她的身体休息。

其泄了後,我也有累,所以不知不中也睡了。

蒙蒙中,听到房里有人,我得跳了起莫非Jennifier老公回
了?

在黑暗中,一人影扑了,把我制服在床上,反光的利刀朝我舞
,我心想完了!次不砍死?

但利刀只是抵在我,我听到方充恐性的几字『不要,打
劫!』

本得魂不附体的我,此刻突然放下心大石。

打劫?系,又不是我的地方。

然後Jennifier也弄醒了,我人的手和口都起後,被拖出到大


适了大的光後,我看到他原共有人。

我和Jennifier都光下身,他看到我子,都淫笑起。

上大的是早上五,可能安眠的力已消散,所以Jennifier已
清醒起。然起,但她仍然努力的合腿和把下身卷起,不大
家(包括我在)都可以清楚看到她修和雪白的美腿,我的又再勃起。

人上前,其中一人把Jennifier的索割,二不就拉
她腿把她奸。

Jennifier不停扎,但只更加激起人的性。奸她的那,作
她的抵抗而越粗暴。

另一人扯她的睡衣和割她的胸,而情地蹂Jennifier的
乳房。

看如此野性的面,我目不睛的看他的施暴。

奸Jennifier那人完事後坐在地上休息,了另一人把她奸。

正在休息的那淫忽然朝我望,他我看得入神,便要把我揶
揄『喂,看得很爽吧?』他盯我下体。

(然爽啦!嘿嘿嘿)我心中回的候,也下意的了
下。

『人渣!』他狠狠的踢了我一『看自己老婆人奸,居然也
起,真的不是人!』

(等一下,我是她老公啊!)我的口,只能在心里抗。

不就算我真的是她老公,亦怪不得我,自然反嘛,叫你在我面前
做?

我又踢了,另一人也完事了。

『既然你看得那爽,一定很想大干一吧,好,在就到你了。』才
踢我的那人解我的,把刀在面前比一比,威我『好好的表演
我看,否宰了你。』

然被恐,不我反而暗喜。行到Jennifier身,她望我,不停的
,向我踢。

那淫Jennifier反抗,便我把Jennifier按。

『干嘛,跟老公做也得不好意思?』

我有去澄清,反而伏在Jennifier身上,再一次把她污辱。

不我有上次那呆板,我模仿淫才所用的姿,在抽送之,
又把具在Jennifier的道里回。

然已情地做,但竟只是我的第二次,而且人看,所以作
免有生硬。

『喂,想死是吧?真啊!』那淫不的。

我只好再加把,更加狠狠的把Jennifier奸。

『傻仔,靠一把力是用的,怪才你老婆才想踢你走。老子教你
几招,包你老婆爽死。』

我听到那淫,不禁失笑。

『你的手不要躲,要玩玩她的奶子』在淫的指下,我Jennifier
行全面的侵犯。

『呵呵,是吧?看看,你老婆也始有反了。』面我更一步的施暴,
Jennifier更加的扎更形烈,但在淫眼中,是情欲的表。

Jennifier看我,眼里露出哀求的神色,我加理,反而加快作,直
至高潮到。

完成了烈的交後,有疲倦,正我想伏在Jennifier身上休息,
後突然受,我眼前一黑,便倒了。

再次醒,我正躺在沙上,後作痛。大一片混,Jennifier正
在收拾局。

『里昨晚被人入屋行劫,不我不打算警了,就做事生好了。
你也离吧?我老公快回了。』

听到Jennifier的暗示,我忙穿回子离。

落到下,我才包不了,一定是那淫手羊,把我的包
也拿走了。

乘,但又不好意思上去Jennifier借,我只好步行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