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7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小弟第一次写作,文笔不好,各位大大见谅。
***********************************
(一)自习室的暴露

我的女友小弦是我大二时候认识的学妹,初次见面时我就被她所迷倒,后来我苦苦追求了快半年才正式成为我的女友。小弦身高适中,165公分,身材那是没话说,长腿翘臀,不知迷死多少男生。只可惜胸部只有b+,不过经过我长期的美胸按摩下,有挺进c罩杯的趋势哦!小弦面容是那种清纯型的,大大的双眼超会放电。在她们女生众多的商学院,虽不是院花,但也可以排进前五了。
小弦是那种稍稍有些保守的女孩,我们交往了半年多,她都坚守底线。可以看、可以摸,就是不能真刀实枪,偶尔才肯用口帮我一下,我都快憋出病来了。
最近快到考试周了,我陪小弦每天都在教室自习到很晚。小弦读书很用功,年年都拿奖学金;我就一般般了,自习到最后肯定睡着的。

睁开眼,擦乾净嘴角的口水,维护下自己的形象,发现教室里只剩下前面相隔三排的一个厚眼镜书呆子,和教室最末排的我和小弦三人了。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今天又是周末,怪不得自习室都没人了。

今天的小弦上身穿一件黄色吊带装,下身是白色短裙,露出修长的玉腿,看得我眼睛都移不开了。如此美女竟是我的女友,心里也是时常暗喜,就怕夜长梦多,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她给吃了。

我看教室里就前面一个书呆子,手也就不老实了,放在小弦的大腿上揩油。小弦白了我一眼:「阿仁,等我再写完剩下的一点就走哦,这份报告明天早上就要交呢!」我现在摸得正爽呢,晚点走正合我意啦!

摸着摸着,一个坏念头闪了一下。最近看胡非非的《凌辱女友》和大男人的《让女友暴露吧》看得心痒痒,今天我也来尝试一下,嘿嘿!我一只手慢慢从小弦衣服的下摆伸进去,轻柔地抚着她的玉背。小弦脸一红,朝四处看了看,发现只有前面一个书呆子,就用笔敲了敲我,继续写报告了。

嘿嘿!我现在一只手已经慢慢伸进了小弦的短裙里,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还不时地隔着胸罩轻轻抓几下。没一会,小弦就红着脸,轻喘着气:「阿仁,别这样,前面还有人呢!」

我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在她的吊带衫内轻巧地解开了她的胸罩,「啊~~」小弦惊呼了一声,前面的眼镜男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小弦赶紧红着脸低下头装作在写报告。

今天小弦穿的是无肩带胸罩,所以解开背后的扣子,很容易就被我拉了下来放进了包里。「死阿仁,害我出丑哦~~快点还我啦!」小弦红着脸边说边伸手过来掐我腰了。

女人这招最厉害,掐下去我的腰就要青一块。我赶紧抓住她的手,轻声说:「老婆,安心写报告啦,否则写不完哦!这个我先替你保管,写完再还你啊!」
这时前面那位眼镜男又回头看了看我们,小弦害怕被发现,瞪了我一眼,又红着脸继续写报告了。我趴在书上侧着脸看着小弦,小弦的黄色吊带衫比较薄,所以有些透光。胸罩被我脱下后,吊带衫上两个明显的凸起,依稀还可以看见粉色的乳头和乳晕,特别是小弦的胸很挺,所以侧面看可以看出小弦完美的胸型。
就算我经常对小弦进行美胸按摩,此刻也是全身一热。我一只手搂着小弦的腰,一只手又伸进了小弦吊带衫内,手指轻柔地划过小弦的乳晕和乳头,这里是小弦的敏感带。在我的揉捏下,小弦红着脸轻喘着气,我感觉到她的身体都开始发烫了。

小弦闭着眼睛,无力地靠着我:「仁~~好舒服……啊……轻点~~」进入状态的小弦只知闭着眼享受了,全然忘了刚刚还担心被人发现的紧张。

小弦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前面那位眼镜男还是听到了后面奇怪的声响,回头一看,立刻眼睛都直了。

此刻小弦闭着眼靠着我的肩头,脸上一片娇红;我一手揽着她她的腰,一只手从她衣服下缘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柔的吊带衫被我撩得很高,已经可以看见乳房的下缘。

我示威式的朝他看了一眼,揉捏小弦乳头的左手轻轻抬了抬,将吊带衫撩得更高,小弦两个雪白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完全暴露了出来。眼镜男此刻瞪大着双眼、张着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估计这种书呆子根本就没想过有天能看到小弦这种美女在他面前裸露着双乳。

我看差不多了,怕小弦发现,就把吊带衫的下摆拉了下来,并瞪了眼镜男几眼,眼镜男只好转过身去了,不过还是不时地转过头看一下。

小弦享受了好一段时间才想起现在是在自习室里,赶紧整理了下衣服,死掐了我几下:「死阿仁,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安心啦!我有留意的。」

「那你别再打扰我哦!我这份报告真的很赶的。」

「可是老婆,我有问题哦~~」我拉过小弦的手,隔着裤子放到我的小弟弟上。

「好大喔!死相,你又想怎样啦?」

「老婆,帮我消消火啦!」

「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啦!」

「老婆,已经十点多了,而且这是五楼哦!周末没什么人的,我们可以去洗手间啊!嘿嘿……」

小弦摸了摸我的小弟,看了看周围,确实这层楼都很安静,没什么人,「死相~~你自己去啦!」嘿嘿,我知道这表示她默认了。

「嘿嘿!老婆,那我先去等你哦~~」我先到洗手间看了下,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就发短信通知小弦。

过了几分钟小弦才慢慢地走过来,由於没戴胸罩,随着小弦的步子,她的胸也跟着一晃一晃的,粉色的乳头清晰地显现在吊带衫上。这景像太诱人了,幸亏走廊没人,否则随便哪个男生看到都受不了啊!不过估计教室里那个眼镜男刚才该流鼻血了吧!

我把小弦拉进洗手间里,转身的时候发现眼镜男在教室门背后伸出头偷看我们,嘿嘿,既然你想看,我今天就大酬宾,让你看个够!反正你上身都看过了,也不差下身了。看得着,吃不着,让你回去流鼻血打手枪吧!

我和小弦一起进入了最里面一间隔间,我坐在马桶盖上,小弦面对我,背对着隔间的门。我关门的时候故意没锁上,只是虚掩着,漏了不大不小的缝,小弦离门口近,只要找准角度,在外面可以很容易看到小弦。

我褪下裤子,老二立马一柱擎天,小弦用手握了握,滚烫的。小弦想用手,我不同意,她只好拿出纸巾垫在地上,然后跪下来,含住我小弟。舒服啊~~虽然小弦死守着最后一道防线,但是这嘴巴上的功夫可是越来越厉害了。

透过门缝,看到外面熟悉的身影一闪,嘿嘿!鱼儿果然上钩了。我今天也来学学胡大大,我直接把小弦的吊带衫撩起脱下,顺手搭在门上,门缝又大了些。此刻小弦跪在地上,翘起屁股舔吸着我的小弟,双乳随着动作摆动,更显得大了些。清纯的脸庞和这淫荡的背入式姿势,估计门外那位眼镜男的口水得拿盆来接了。

我揉捏着小弦的乳头,小弦在我的挑拨下身体开始发烫,也更卖力地舔吸着我的小弟弟。我忍住要射的冲动,一把拉起小弦,直接扯下她的短裙搭在门上,此时隔间的门已经开了三分之一了。

小弦今天穿的是件白色的内裤,内裤上还印着hellokitty的卡通画,我早
就想把她的这些保守内裤都换掉了,正好今天便宜外面那位了。我隔着内裤摸了摸小弦的耻部,已经湿透了。被我这一摸,小弦立刻就软了,整个人都趴到了我身上,她的体质太敏感了。

「啊~~阿仁,记住不能犯规哦!啊……好舒服……对……就是那里……快点……快点……」

我晕,都这时候了,还记得不让我犯规。换做其他人,早就强上了,也就我坚持到现在。我脱下小弦的内裤,扔到门外,然后抱住全裸的小弦,揉捏着她的阴蒂,时轻时重,卫生间内淫叫连连。幸亏今天这层楼没什么人,否则明天就上学校的bbs头条了。

门外的眼镜男看得太入迷了,都快要走到隔间门口了才发现忘了隐藏。他看了我一眼,见我没赶他走的意思,就明目张胆地走到门边看了起来。小弦的菊门和阴户离眼镜男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她背向着门口,对这一切浑然不觉。此刻我似乎越来越能体会胡大大的那种心情了,於是加快手速刺激她的阴蒂。

「啊……」小弦身体一紧,高潮了,一股热流从她的阴户喷出,直接喷到了眼镜男的脸上。想不到小弦竟然潮吹了,还一击中靶!

眼镜男摘下眼镜擦了擦,还舔了舔嘴角上的淫液。看来这小子也够色的啊!可惜他那瘦弱的身板,个头似乎和小弦差不多,也就165公分的样子,加上尖嘴猴腮和高度近视眼镜的模样,估计也没哪个女生看得上他,今天算是他撞大运了。

小弦现在直接软在了我身上,她每次高潮后都会暂时性的晕厥几分钟,我已经习惯了。我看了看小弦湿淋淋的阴户,再看看盯着小弦阴户和菊门失神的眼镜男,给他打了个手势,他不可思议地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他立刻兴奋地颤抖了一下。

眼镜男靠过来双手抚摸着小弦雪白的翘臀,又把鼻子伸到小弦的阴户上使劲地闻了闻,然后立马开始舔吸了起来,从阴户到菊门,看他样子,还以为他在享受法国大餐。小弦的乳房也在他的魔爪下变换着各种形状,并舒服地配合着呻吟起来。

我看看小弦快清醒过来了,就示意眼镜男退后,他只好依依不舍地退到门外边,可双眼还是死盯着小弦的胴体。

「老公,你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

「嘿嘿,那你怎么报答我咧?我还没爽呢!」

「你坐好啦,我今天好好伺候你哈~~」说完,小弦就跪着吞下我的小弟,舔、吸、深喉,使出十二分功力。

她背后的眼镜男看着小弦摆好淫荡的背入式背对着他,兴奋地掏出阳具打起手枪来。好傢伙,这小子这副破身板,阳具竟然这般粗大,长度肯定超过了二十公分,有普通人的两三倍粗,哪个女的跟了他,还不被折腾死啊!

「我忍不住了……」我刚刚拔出小弟弟就射了出来,小弦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眼睛都被精液黏住了睁不开。

我休息了一会,拉起小弦走向水池,想帮她洗洗。自习楼的水池是男女洗手间公用的,而洗手间就在走廊尽头,所以水池正对着走廊。小弦就这样光着身子被我拉到水池前,幸好现在太晚,走廊没人,不过还是有几个自习室的灯亮着,万一谁现在出来,就会看到一个裸体美女站在水池前。

我刚准备帮小弦洗眼睛,眼镜男也跟出来了,手上还在打着飞机,阳具更大了一号,暴着青筋。我念头一闪,坐到洗手间旁边的楼梯上,牵住光着身子的小弦跪到我面前,继续把小弟弟伸进她嘴里,一边揉捏着她的乳头。

一个美女冒着随时被人发现的危险就这样在走廊上跪趴着帮我口交,这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可能是太刺激了,坚持不到十分钟我就又想射了,我拔出小弟弟后,小弦也累得不行了,直接躺在了走廊地面上。试想一个长发美女,脸上、头发上都是精液,下身流着淫水,光着身子躺在自习楼走廊上,这幅情景太淫荡了!我忍不住直接把精液射到了小弦的小腹和乳房上。

旁边的眼镜男也要爆发了,他直接跨蹲到小弦胸口上,鸡巴对着小弦的脸一阵扫射,估计这是他积存了二十年的童子精,腥黄的精液喷得小弦满脸的。我在旁边看呆了,都忘了制止他。

小弦躺在地上喘着气,脸上、头发上都是精液,「老公,你今天真厉害,竟然这么多!呵呵……」然后她用手指在嘴角一抹,将黏着腥黄精液的手指伸进嘴里吮吸:「老公,精液的味道好腥啊!不过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嘻嘻……」
我傻眼了,小弦以前从来都是拒绝口爆或者吃我精液的,想不到今天竟然主动吃精。可他妈的竟然被旁边的眼镜男沾了便宜,我亏大了!

眼镜男看我脸色不善,赶紧跑回教室拿书包溜了,我看到他手里竟然还拽着小弦的内裤和胸罩。妈的,内裤是扔你了,可是胸罩没有给你啊!下次碰到你,看我不打爆你的牙!

休息了一会,我帮小弦胡乱地洗了洗,套上衣服送她回宿舍了。路上小弦一直埋怨我把她内衣弄丢了,万一被人拣到怎么办?根本没注意路上那些男生看她的眼神,吊带短裙真空上阵,每走一步,胸都晃得旁边的男生双眼直冒火,粉红的乳头在路灯下清晰地显现在吊带衫上。哎~~我今天亏大了!

(待续)
我的小色女

2007/12/09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设想了不同的思路和场景,作废了四篇成稿,这一篇才觉得较为满意,希望各位大大能喜欢。
***********************************
(二)暴露的列车

终於放暑假了,不用再每天k书,爽~~我和小弦都是h市人,我住城东,她住城西。本准备坐飞机回去的,无奈考完试后玩得太疯了,过度超支。只能坐火车了。我在学校和一帮死党玩了一周才回家,这时候大部份学生都离校了,所以很容易就买到了车票。

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我买的夜班直达卧铺列车。在火车上躺一夜就可以到家了。我这节的车厢人很少,旅客大部份也是学生。我所在的这个隔间只有三个人,小弦睡一张下铺,我睡小弦上铺,另一张下铺是一个很靦腆的男生。

时间太早睡不着,我们三个人就一起聊天。那男生估计性格太内向,我说十句,他才小声说一两句,实在太无趣了。不过这小子眼睛总是有意无意扫过我女友。也难怪,我女友今天穿一件白色连身短裙,超清纯的感觉,再加上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正常男人都会多看几眼啊!

卧铺车厢11点就熄灯了,只有走道上微亮的安全灯。女友习惯早睡,就盖着毯子休息了;我实在睡不着就只好躺在自己的床上玩psp,一直玩到没电,我还是毫无睡意,又拿出手机看下载的h小说,弄得我睡意没有,小弟倒是雄起了。

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两点多了,车厢里除了火车的「哢嚓」声,只有偶尔传过来的鼾声,大家应该都睡着了。可我看了h文,小弟兴奋着呢,只好打小弦的主意了。

我轻手轻脚地爬到小弦的床上,挤进毯子里。火车上的床太窄,容不下两个人并排,我只能侧躺着才不会掉下床去。

「仁,别闹了,我睏~~」小弦被我弄得半醒,轻轻嘟囔了两句,就侧身背对着我继续睡。

我环着小弦的纤腰,隔着连衣裙轻轻揉捏着小弦的嫩乳。不过这样隔着衣服不是很爽,就把手伸进连衣裙的下摆,慢慢撩起,小弦可能是被我摸得有点感觉了,就配合着扭了下身体,我很容易就把连衣裙整个撩到了小弦的胸口上。再轻轻地解开胸罩,一对娇乳就尽入我手了,手感真是好啊!手指轻轻揉捏那娇嫩的乳头,小弦被我刺激得呼吸越来越重,身体也开始发烫。我往下一摸,小弦的内裤都被淫水浸湿了。

「死相,你到底想怎样啦~~」小弦转过身瞪着我轻声抱怨。

「嘿嘿,小弟今天比较兴奋,睡不着哎!」

小弦对我翻了个白眼,伸手往我短裤一摸:「死相,这里还有人啦,回去再说哦~~」

「老婆,没事啦,其他人都睡着了,我们只要轻点就好啦!而且我们有毯子盖着,别人也看不见。」

小弦看了看四周,确实很安静,对面的那个男生也背对着我们睡着了,「死相!」她伸手掐了我小弟一下。嘿嘿,今晚有戏~~

床太窄,无法并躺,正好採用女上男下的69式。小弦怕羞,上身还盖着块薄毯子,只有头还有屁屁和下身露在外面。我用足功夫,舔、吸、咬、绕……强烈刺激着小弦的阴蒂和阴户。小弦被我刺激得差点喊出来,可是又怕被人听见,只好强忍住轻喘连连,反而更透着一股淫荡的气息。

舔久了,我有点喘不过气来,就转过头透透气,发现对面的男生已经翻过身来面对我们躺着,瞇着眼睛偷看着我们。一个暴露女友的想法又闪现出来,我随着动作,慢慢拉掉了小弦身上的薄毯。

小弦此刻正卖力地舔吸着我的肉棒,撅着翘臀,一对丰乳在胸前摆动,从窗外偶尔透进来的灯光照射在小弦的胴体上更显诱惑。她的口技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有快把持不住的感觉,就更加快速地用舌尖挑弄着小弦的阴蒂。

「啊~~」小弦高潮了,她用枕头捂着脸,一阵娇呼。

高潮后的小弦全身无力,软趴趴地躺在我身上。可我小弟还没爽呢,我爬下床,扶着小弦躺在床边,直接把阳具挺入她的口中,自己用手套弄了起来。我闷哼一声,大把的精液直接灌入了小弦口中。

小弦现在也不是很排斥吞精了,就大口吞了下去,末了还用舌头帮我把肉棒舔乾净。我最喜欢看着小弦帮我舔肉棒,清纯的脸庞配上淫荡的动作,让我有种满足的征服感。

小弦本来就睏,现在更是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完事后躺在床上没多久就昏睡过去。

大概是晚上饮料喝得太多了,我有阵尿意,看看赤身躺在床上的小弦,还有对面刚刚偷窥的男生,想想去洗手间来回两分钟的工夫,应该不会发生什么超出控制的状况,而且还可以玩玩暴露女友。於是就从包里掏出烟和打火机,装作要去车厢连接处吸烟,因为吸烟时间比较长,让那男生错误估计我离开的时间,就可以看看那小子能玩些什么把戏,顺便满足我现在暴露女友的欲望。

我用最快的速度方便完后,轻声走到靠近我隔间的地方停了下来,站在阴影处偷看。

此刻那男生蹲在小弦的床前,小弦姿势颇为不雅地仰躺在床上,嘴巴微张,双腿几乎呈大字型张开,茂密的黑森林、粉红的肉穴耻丘一览无遗。那男生先是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小弦的嫩乳,见小弦没反应,又轻轻抓了一把,小弦还是毫无反应,他就大胆了一些,伸出双手,一手轻抓小弦的左乳,另一手揉捏右边的乳头,玩得不亦乐乎。

过了一会,他大概觉得还不过瘾,就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弦右边的乳头。小弦虽然睡得很死,但身体的本能还是很敏感的,乳头很容易就硬了起来,那男生见状,就左舔右吸,很快小弦的两个粉嫩乳头都黏满了他的口水。

那男生掏出手机看了看,掌握下时间,就转移战地。他把头伸到小弦的蜜穴前使劲闻了闻,还用手抚弄了下小弦茂密的阴毛,又忍不住伸出舌头在蜜穴上舔了一口,大概是刺激到阴蒂了,小弦的身体颤了一下,但还没有醒。

那男生也惊了一下,停止了动作,观察了一会,见小弦没有醒来的迹像,他又大胆地舔了一口。蜜穴受刺激,流出了淫水,那男生见状,舔得更加卖力,小弦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底下的床单都湿了。

「仁~~别闹了,我真的很睏……」小弦迷糊着嘟囔了一句就又睡了过去。
那男生受这一吓,再也不敢继续动作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跟着就拉下长裤,露出了挺立的鸡巴。

干!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大胆,竟然想操我女友,我自己都还没操过呢!我正准备上前去制止他,却见他只是在原地自己用手套弄着。原来这小子是忍不住想diy啊!也对,见到这样性感的裸体美女摆着如此淫荡的姿势在你面前,是个男人就会硬啊!

我继续藏在阴影里偷看。这小子用力套弄了几下,连续射在小弦的乳房和小腹处,就连小腹下部的阴毛上都沾上了白色的精液。他还嫌不过瘾,竟然拿起旁边桌上小弦的纯净水,扭开瓶盖,对着鸡巴,又用手使劲套弄了一番,直接把精液射进了水瓶里。干~~这小子也太绝了吧,竟然还想变着法子让我女友吃你的精液!

他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准备放回口袋的时候,他停住了,闪光灯一亮。我靠,这小子竟然还想把我女友这黏满精液的淫荡场景拍下来!转眼间,他又换了好几个角度,对女友的面部、胸部、蜜穴拍了一组特写,才满意地收起手机,顺手抓过女友的内裤,胡乱把女友身上的精液擦了一把就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慢慢走回了隔间,那小子正背对着我们装睡。今天暴露女友的目的确实达到了,可是这照片是个麻烦啊!万一那小子传到网上,那我女友就要上网站头条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我拉过毯子,衣服也没帮她穿,就直接盖在女友身上,自己爬回上铺躺下了。

我一夜没睡,一直等到凌晨约四点钟。这个时候人睡得最死,刚好方便我行动。我轻身爬下床,小心翼翼地从那男生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那男生的拍照技术不错,虽然我看了小弦的身体无数次,但看到这些照片里的淫荡场景,还是忍不住身体一热。

我删除了所有拍到小弦脸部的照片,只留下了那些无法确定本人的局部大特写,又慢慢地塞回了他的口袋里。不过作为回报,我将小弦黏满精液的内裤还有胸罩塞进了男生床下的旅行包里,算作是回赠的纪念品吧。哈哈!

天微亮了,我看看时间,已五点多了。我一直没睡,坐在床头用手机看着武侠小说。对面的男生也醒得很早,坐在床上戴着耳塞听音乐,要不是昨天亲眼所见,我还真想不到看似那么靦腆的人,色胆竟然如此之大。

五点半,列车广播的音乐响了,提示旅客火车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站了。
「啊~~」我忽然听到下面的小弦喊了一声,但被广播声压了下去,也就隔间内我和那男生听见了。我头一侧就看到对面下铺的男生眼睛睁大,盯着我下铺小弦的位置。

我扒着床沿往床下看去,原来小弦醒后如往常一样伸了个懒腰,才惊觉自己全身赤裸,上身春光外泄,就喊了一声,并赶忙双手捂住酥乳。发现了我伸出头在看她,死瞪了我一眼,一手捂住胸部,另一只手捡起床边的连身短裙,并拉过毯子盖住自己。整个过程真是难掩春光啊!两个粉色乳头不时地露出来跟大家打招呼,看得我和对面的男生煞是过瘾。

穿好衣服,小弦才掀开毯子,拿过小桌上的纯净水喝了几口,就坐在床头看杂志,脸却红得厉害,大概是自觉刚刚被对面的男生看到了春光,不好意思吧!嘿嘿,浑然不知白色的连身短裙将自己没穿内衣的粉色乳头和下腹的黑色森林都隐约显现了出来,而且刚刚还喝了对面男生的精液。

我下床给小弦赔不是。开始小弦一直不理我,在我好说歹说的求饶下才原谅我昨晚忘记帮她穿衣服的过错,可是我的腰上已经被掐出了无数个青紫瘀痕。至於小弦向我索要内衣,我只好找了个藉口遮掩过去。

六点半,火车终於出站了。找了辆的士先送小弦回家,小弦刚一上车,肥胖的司机眼睛就亮了一下。这么近的距离,肯定注意到了小弦凸起的乳头和隐约显现的粉色乳晕和黑色森林。

大概是昨晚没休息好,小弦一上车就靠在我肩上继续睡。一路上,司机总是有意无意地瞄向后视镜。我见现在时间还早,路上很少车,就想戏弄一下司机,於是我轻轻的拉高小弦的裙摆直到大腿根部,这一下,小弦的粉嫩阴户和黑森林都是一览无遗。后视镜里司机的眼睛都直了,车也越开越慢,花了足足两倍的时间才到。等我和小弦下车后,司机还念念不舍地看着小弦的背影。

(待续)
我的小色女

2007/12/09/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三)小弦的初夜

昨晚和小弦煲了很久的电话粥,得知今天她父母中午要回老家一趟,明天下午才能回。这让我兴奋不已。放假这么久了,因为平时双方家里都有人,所以只能和小弦逛逛街看看电影,都没法好好温存一下,看来今天机会来了。下午和家里打过招呼,说是去我死党胖子家玩,晚上不回,就跑了出来。

按照我昨晚计划好的步骤,首先直奔沃尔玛,左挑右捡,足足装了两个大号购物袋才满意的拦了辆的士去小弦家。小弦家附近都是独门独院的三层小楼,算是我们市最早的一批别墅区了,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惜没有规划好,楼栋之间的间距小了点,路窄了些,显得不够大气。

按了按门铃,小弦套着一件宽松的t恤、穿着一条牛仔短裤跑到院里给我开门,一双美腿我在铁门外都看得心痒痒。

「阿仁,你怎么来这么晚啊?……咦?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嘿嘿,晚上你自然就知道了。」我将购物袋直接提进厨房,把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弦推了出去:「乖,自己上网,打游戏,看电视,不管干什么都行,就是别进来打搅我啊!」

小弦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我,一副无辜的表情,希望留下来继续看热闹,被我直接推出门外关上门给无视了。为了今晚的计划,一步都不能出错啊!
在厨房里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终於赶在六点钟大功告成。看着桌上的五菜一汤,不自觉有些得意。嘿嘿,多亏小时候父母忙,没空照顾我,我就每天自己做饭,这么多年厨艺倒是练得不错。这几个菜可都是我最拿手的,待会肯定能把外面那小妮子的胃给征服了。

小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胡乱地翻着杂志,忽然整个大厅的灯都熄了。我手持着烛台向客厅走去,「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今晚我是否能荣幸地与你共进晚餐呢?」我很绅士的伸出一只手。

小弦看了我的举动,仅仅楞了一下,就高兴的笑了,紧紧挽住我的胳膊,那表情很幸福的感觉。

餐厅里,烛光、红酒、美食、音乐俱全,无奈我不会做西餐,只好拿中餐顶数,好在小弦似乎也没介意。

刚刚坐下时,小弦还装作矜持的样子,听我说着一串串昨晚设计好的肉麻台词。可是等嚐到我做的菜时,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淑女状全无。一顿饭下来,小弦的肚子都给吃撑住了,一大瓶红酒也被我俩给喝完了。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酒足饭饱后,我坐在沙发上将小弦抱在怀里,一边聊天,一边揩油。今天的小弦似乎特别温柔,对我的揩油毫不在意,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话娇声娇气的,听得我骨头都要酥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引诱啊!

忍不住了,直接抱紧小弦一阵舌吻,双手在小弦衣内肆意游动。轻轻松松解开胸罩的背扣扯出衣外,没有阻挡的手感真好……大概是喝了红酒的缘故,小弦今天也极为主动,双手在我t恤内不老实地大力抓着。睁开眼看看小弦,这妮子吻着我不放,紧闭双眼,两颊潮红,全身发烫,完全进入感觉了。

我强行仰起身,三两下将小弦剥成白羊,顺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两个人赤裸着身子在沙发上紧紧拥吻。感觉到下身被小弦流出的淫水黏湿了一大片,我的小弟忍不住紧紧抵着蜜穴,就差用力一捅就可以完全佔有小弦的处女之身了。
「仁~~抱……抱我上楼~~」小弦轻声在我耳边娇喘。

我扛起小弦,走进她二楼的卧室里。小弦的床摆在窗边,窗户半开着,虽然拉着窗帘,但还是有一阵阵风吹进来,很是舒服,虽然有些热,我还是忍住没开空调。两人躺到床上,继续一阵激烈的拥吻。

「仁,你爱我么?」

「小弦,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

……

拥吻过后,我拿过枕头垫在小弦的腰下,将小弦的双腿分开架在我肩膀上,挺起小弟弟,对准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蜜穴用力一捅。

「啊……痛……」

「乖……痛了这一下就好了……」

虽然阴道内淫水很多、很滑,但我还是先温柔地慢慢抽插着,小弦也找到了感觉,配合着我的动作扭动着,嘴里也发出一阵性感的呻吟。随着我越插越深、越插越快,小弦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只怕再大声,周围的邻居就都要听到了。
我拉起小弦,让她呈背入式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继续猛烈地抽插。一阵风吹过,窗帘飘起,外面月光和灯光照射到床上,显现出小弦的诱人身材和床单上的斑斑血迹。

我一把拉开窗帘,对面楼相对的房间内,有个初中生样子的男孩在窗前的书桌上写功课。两栋楼隔得很近,看得很清晰。

「啊~~阿仁,这样会被人看见的。」

「怎么可能?我们又没开灯,这么黑,谁看得见啊!」

我说完不再顾她反对,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不停刺激着她的阴蒂,小弟更猛烈抽插着。小弦大声的淫叫吸引了对面男孩的注意,正不可思议地往我这里看着。嘿嘿,今天我就对你这小屁孩来个免费性教育吧!

我从背后拉起小弦的手,让她仰起身子,同时小弟用最快的速度抽插。窗外的月光和灯光洒在小弦的身上,清纯而媚惑的脸庞、随动作摇摆的娇乳、纤细的腰身、诱人的黑森林、性感的翘臀,对面那个小屁孩绝对能看个清清楚楚。侧脸瞄了那小屁孩一眼,靠~~竟然看着我们打起了手枪!

我懒得再理会他,继续对小弦进行冲刺,「啊……」、「啊!」我和小弦几乎同时到了高潮。两人互相抱着,无力地躺在床上,身上黏满了汗水和淫水。加上酒力渐渐发作,不知不觉相拥而眠。

第二天我们醒来后已经是中午了,两人又大战了一番才想起她父母随时可能回来,赶忙收拾现场,还好没让她父母发觉。

(待续)
我的小色女

2007/12/25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四)又见火车男

自从小弦被开苞后,在性方面她也逐渐变得主动了些。只要家里没人,我们就聚在一起云雨一番,性爱成了这个暑假的主题。本想找机会再尝试一下暴露女友,但考虑到我们毕竟在这里生活,万一被熟人碰到就不好办了,所以就压了下来。

返校后,我和小弦都不想住学校宿舍了,准备在学校附近租套房子。但我们学校在郊区,房源本就不多,而租房的学生倒是不少,所以找一套合适的房子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还是小弦的同学帮忙才解决了问题。小弦的同学盈盈和她男友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套间,但那位合租的学生今年毕业了,所以就空出了一间卧室租给我们了。

好在我和小弦的东西都不多,一个下午就把东西给搬完了。晚上和盈盈一起出去吃饭才知道她那位我们还尚未见过面的男友比我高一届,今年升大四,因为学校安排了实习,所以要晚一个月才能返校。

小弦的这位同学在学校里也是少有的美女了,身高大概有170㎝,身材稍显丰腴,不是那种骨干型。胸部估计介於c和d之间,我想如果有机会抓一把,手感一定不错。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的臀部圆圆的很有肉感,与小弦的翘臀相比各有风味。

从小弦那里了解到,盈盈似乎有不少男女绯闻,如果有机会真想也能嚐嚐她的滋味。不过她是小弦的同学,难度有些大,我可不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到时候和小弦闹翻,所以只能在脑海里偶尔想像一下过过瘾了。

同居后的生活没有了家人的打扰,我和小弦几乎每天都要做爱。刚开始的时候小弦怕被盈盈听到了,就尽量忍住不喊出来。后来大家都很熟悉了,被盈盈调笑几次后小弦倒也慢慢放开了,不再刻意压抑自己。盈盈是本地人,周末经常回家。所以每到周末,我和小弦就可以毫无顾虑地大战一场。

这天周末,盈盈早上就回家了。晚上我陪小弦逛夜市,路上遇到死党胖子一夥,又被强拉去吃宵夜,被灌了不少酒,闹到十一点多才散夥。小弦酒量很浅,晚上又喝了不少酒,脸上红红的尽显媚态,看得我小弟一阵兴奋,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回家,想早点大战一场。

一进家门,直接将小弦推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阵舌吻。双手利索地脱去她的外衣。小弦今天穿的是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下身更是性感的t-back。这可是我
要求了好久,她才愿意穿的。今天这场合让我的欲火烧得更旺了。

「等等……阿仁,等一下……」

「老婆,干嘛啦?」

「老公,我好睏哦!不如你先去洗个澡啦,洗好了再叫我哈。我先休息下,洗乾净了再爱爱啦!」

「不用这么麻烦了,等下再洗也一样啦!」我直接把小弦的bra往上一推,咬住粉嫩的乳头开始吸吮。

「啊……痛,轻点……老公,我真的很睏啊,你先去洗澡啦!」

「好吧,那我先去洗了哦!」我看小弦现在确实不在状态,我的挑逗也没什么效果,只好无奈地答应。

刚进浴室没多久,就听到关门声。糟了,估计是盈盈突然回来了。小弦现在还半裸地躺在客厅里呢,估计这下子又要被盈盈取笑了。算了,反正都是女生,被看到了也不怕。可过了一会儿浴室外似乎安静得很。奇怪了,盈盈回来了,没道理这么安静啊!

我将浴室门打开一条缝往客厅望去,心里一紧。只见小弦仍旧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穿有一条紫色的蕾丝半透明t-back,应该是睡着了。一个男生蹲在小弦面
前,双手轻轻握住雪白的嫩乳把玩着。

咦,这小子不就是火车上那傢伙么?难道他就是盈盈的男友?这世界还真他妈的小啊!这小子似乎觉得还不太过瘾,伸出舌头舔弄着小弦的乳头,抚摸着滑嫩的翘臀,不一会手就摸到了双腿中间,手指轻轻拨开t-back挑弄着阴唇上的嫩
肉。受到刺激,小弦轻声哼了两声,这小子也停住不敢动了。

我看情况也差不多了,万一小弦被弄醒了就麻烦了,就关掉了莲蓬头示意有人要出来了。果然那小子听见淋水声停了,就赶紧走进了自己屋内并关上了门。
我将半裸的小弦抱进自己的卧室,刚刚的欲火全都消失了,心里乱乱的。现在似乎变得有些棘手了啊!上次在火车上玩暴露有些过火,将小弦的内衣放进了火车男的旅行包里,这小子肯定会发现啊!他肯定猜得出是我故意放的,如果被他推出了整件事情,让小弦知道了,事情就麻烦了啊!

一整夜我都在患得患失中迷迷糊糊,直到很晚才睡着。早上醒来时发现天已大亮,小弦也不在身边。走到客厅发现盈盈已经回来了,还有小弦、火车男他们一起在客厅看电视聊天。

经过盈盈介绍,知道火车男叫刘伟,四人中他年纪最大,所以我们就喊他大伟。因为实习提前结束,他就坐昨晚的晚班车返校了。小弦还说真是巧,火车上碰到,现在又是室友。我因为心里想着事情,只好敷衍地打着哈哈。不过看他们聊得挺开心,似乎情况并未像我想的那么糟。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担心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发生,让我暗歎侥倖。小弦这学期似乎比较忙,每天的课都排满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减少,幸好她在床上的表现越来越令我满意,变相补偿了我。

今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薯片吃太多了,半夜口渴起来喝水,发现小弦不在床上。看看时间,半夜两点多了,奇怪,这么晚了,人哪去了?也没看到洗手间有人啊!我越想越不对劲,打开大门往屋外走去。我住的七楼是顶楼,再上就是天台了,难道小弦去天台了?

我刚爬上天台,还未走出楼梯间的隔门就听到有声音。我将门推开一小半,看到让我震惊的一幕:只见小弦赤身裸体,弓着身子,双手扶在天台的水泥栏杆上,双腿张开。大伟正在她背后一手扶着她的腰,挺着阳具对着她的阴户一阵抽插,另一只手抓住小弦的乳房大力揉捏着。

我有些发懵,虽然我喜欢玩暴露女友,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忍受小弦对我的背叛,这一切都让我不知所措。我现在该怎么办呢?是冲上去将大伟暴打一顿么?
还没等我考虑清楚,大伟就一声闷哼,将精液射进了小弦体内。大伟拔出阳具,将小弦拉转过身,小弦蹲在大伟身前,伸出舌头仔细地舔着他黏着淫液的阳具,自己的阴户流出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滴到地上,这一幕让我感到既有些愤怒,又有些兴奋。

「很好,都要舔乾净了。」大伟一边揉搓着小弦的双乳,一边说道。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将照片还我?」

「放心,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肯定会将照片销毁的。否则别怪我贴到学校的论坛上。」

照片?什么照片?难道小弦有不能见人的照片落到大伟手里了?难道是上次火车上的?不对啊,可以辨认出小弦的照片我都删除了啊!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别忘了明天下午学校门口见。」大伟说道。

我见他们要进楼梯间了,赶忙先回去躺在床上。过一会就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小弦似乎沖了个澡再回到床上,身上还有未擦乾的水滴。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再看看紧紧抱着我睡去的小弦,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待续)
我的小色女

2007/12/26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五)春色电影院

早上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头痛得很。昨天的事情对我的刺激太大了,胡乱想了一晚上,天色泛白我才睡着。看见桌上小弦给我留的麵包、牛奶,心里一阵温馨,但随即又被昨晚的各种想法所打乱,脑袋里一片乱糟糟。

推开房门,竟然发现大伟正在客厅看电视。想到昨晚的情景,忍不住想上去暴打他一顿。

「阿仁,你起来啦?」

我黑着脸没理他,正在考虑现在要不要冲上去给他来一脚。

「你昨晚看得还满意么?」大伟说道。

「你什么意思?」

「其实昨晚我在天台看到你了,给你看个东西就明白了。」他说着将手机递给我。

他知道我发现昨晚的事了,竟然还这样若无其事。我木然地接过手机,竟然看到了那天在火车上被我删除的照片。照片里的小弦摆着淫荡的姿势,乳房、私处清晰可见。

「其实这些被删除了的照片是可以通过软件恢复的。那天我回到家看到行李包里的内衣,我就想明白了一切。其实看到小弦被我玩弄,你应该也是很乐意的吧?胡非非的色文我也看过哦!」

我翻看着照片,手机里不光有那天火车上的,还有几张小弦在浴室里自慰和帮大伟口交的照片。现在删除已经无济於事了,大伟肯定还留了备份。

「你到底想怎样?」

「其实我也不会太过份,我只是帮你调教一下小弦罢了,大家各取所需嘛!而且我看你对盈盈似乎也有点意思哦!放心,我不会白佔便宜的。」

我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我能够完全控制住的了。脑海里一个声音告诉我要将对面这傢伙暴打一顿;而另一个声音劝我接受现实,好好玩一把凌辱女友。等我清醒些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人了。胡乱吃了几口麵包,看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想起昨晚听到大伟对小弦说下午见面,我换了件不常穿的t恤,戴上鸭舌帽,快步往学校门口赶去。

由於不知道他们具体约了几点,我只好在大门不远处的饮品屋里等着。等到三点钟,看到小弦和大伟结伴走出校门。小弦今天穿一件蓝色吊带衫,绳子系在脖子上,背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下身一条低腰牛仔短裙,露出一截性感的腰身,紧翘的臀部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我见他们上了出租车,赶紧也拦了一辆跟了上去。我跟着他们来到了购物商场,由於今天是工作日

,商场里人不多,所以我也不敢跟太近,以免被发现。不过小弦今天性感的穿着仍旧吸引了几个青年人游弋在她周围。

大伟似乎对逛商场不感兴趣,直接拉着小弦上电梯,我只好隔着一段距离跟着。小弦的裙子太短了,站在电梯上我往上看去都快走光了。我前面那两个中学生估计角度正好,他们一边看一边互相耳语着,很是兴奋。

小弦她们直接上到商场顶层的华纳影院,买了两张票进去了。我一直观察到他们进了六号厅才去买票,等到上映时间过后才进去,这时映像厅内的灯已经熄了。

由於是工作日

的下午,映像厅里没几个人。我藉着银幕的光线,看到小弦和大伟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我压低了帽簷,隔了段距离找了个利於观察的位置坐下来。过了一会,在电梯上偷看小弦裙里风光的那两个中学生也进来了,他们四处看了看,在离小弦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两个翘课的中学生进来后就没怎么看过电影,一直在偷瞄小弦。

电影开始二十分钟后,大伟就不老实了。他直接将小弦抱在怀里一阵舌吻,一只手伸进了小弦的短裙里。过了一会大伟抽出裙里的手,将黏有淫液的手指放进了小弦的嘴里。

那两个中学生看到好戏上演,坐得离小弦越来越近。而大伟似乎也发现了这两个小观众,他在小弦耳畔小声说了几句,就见小弦似乎有些不情愿地跪在大伟面前,大伟将裤子褪到膝盖,露出粗硬的阳具,双手按住小弦的头,让小弦整根吞了下去。

小弦上下吞吐着大伟的阳具,臀部翘起对着萤幕方向,让人忍不住想坐到小弦的前几排去一窥裙底风光。那两个中学生似乎很想换到小弦的前排,但又畏缩不敢上前,只得伸着脖子观望。

大伟双手隔着裙子在小弦的翘臀游弋,突然他猛地将小弦的裙子拉到腰际。在萤幕的光线下,小弦的裙底竟然是真空的,雪白的屁股暴露无遗,此刻影院里前几排的那几个观众只要回头,就可以看到这乍泄的春光。

那两个中学生看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慢慢挪到小弦的前排。大伟也不以为意,顺势解开了小弦脖子上的吊带,将吊带衫往下撸到腰上。两只玉峰从衣服中弹出,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小弦双手反抗地想将衣服拉好,但大伟一只手将小弦的头按在胯部,一只手牢牢制服住了小弦的双手,小弦反抗无力只得放弃。就在这映像厅里,小弦的双乳随着她吞吐大伟的阳具而肆意摆动,雪白紧翘的屁股也前后晃动着,似乎在吸引着粗大的阳具直插花芯。

一个中学生看着眼前的翘臀,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把,小弦惊异地发现背后竟然有人,连忙想站起来躲开,但大伟死死将她的头摁在胯部,一只手大力捏扯着她的嫩乳,让她无法起身。

那位中学生见大伟并未反对,大胆地伸出双手抚摸着小弦的翘臀,另一位中学生也不甘落后,手指直接在小弦的阴唇处挑弄着。小弦无法起身,只好摇晃着屁股躲避背后的骚扰,殊不知这样更是让人看了热血膨胀,一人从小弦的阴道内抽出黏满淫液的手指,马上就有另一人将手指伸进去。

过了一会,大伟将小弦扶转过身,分开小弦的双腿,一手在小弦背后拉住她的一只手,一手扶着她的腰,开始抽插。小弦只得一只手扶住前排的椅子,仰起上身,让自己正面暴露在萤幕前。

清纯的面庞、秀丽的长发、嫩白的双乳、粉色的乳头,这一番诱惑的场景让那两个学生立马拉下自己的裤子,一手打着手枪,一手抓住小弦的乳房揉捏着。很快就有一个学生忍不住了,对着小弦的肚子射出了精液;另一个学生见状也忍不住了,一股精液直射到小弦的脸和头发上。此刻我才发现小弦的脸上不光是白色的精液,还有两行晶莹的泪水。

大伟加快了抽插,小弦怕被映像厅前面的其他人发现,只能强忍着不发出声音。稍后大伟闷哼一声,终於在小弦体内爆发,小弦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但随即又赶忙强忍住。看到这一幕,我也忍不住加快了手速,将精液射到了前排的椅背上。

发泄过后的大伟放开了小弦,小弦挣脱了身上那两个学生的魔爪,回到座位上掏出了包里的纸巾擦拭身上的污物。待小弦正要将身上的衣物穿好时,大伟制止了小弦的动作,反而直接将她身上的吊带衫和短裙扯下,小弦只得双手环抱着酥胸坐在椅上忍受那两个学生贪欲的目光。

大伟向那两个学生小声说了几句,就拿起小弦的衣服一个人坐到了前面几排的座位上。那两个学生兴奋得双眼放光,一左一右坐到了赤裸的小弦旁边,小弦死死护住自己,但一个女生的力气哪有男生大,两学生左右各抓住小弦的一只手肆意在她身上揉捏着,甚至还像小孩吃奶那样,一人咬住一边的乳头滋滋有味地吸吮。

小弦的身体几乎让这两个学生摸了个遍,直到电影快要结束时,大伟才回来让两人停手,并将衣服交还给小弦,小弦一边低声地哭泣,一边穿好仅有的两件衣服。那两个学生看到大伟他们准备走了,赶忙走到大伟身边交谈着。我看到他们互相留下了手机号,那两个学生才高兴地离开。

我担心待会电影结束后大厅的灯亮起会暴露自己,只好提前离场隐藏在商场大厅的人流中。过一会就见到大伟拉着脸上还有泪痕的小弦走出商场,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待我回到家时,小弦已经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睡着了。看着床上穿着丝质性感睡衣、头发半湿的小弦,又想到今天影院里任人凌辱的小弦,心里欲火和怒火一齐迸发了出来,拉起小弦又是一番大战。

(待续)
我的小色女

2007/12/28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六)情色图书馆

电影院事件发生后,刚开始的几天小弦的精神不是很好,但在我的整日

陪伴下,她也渐渐恢复了往日

的神采。大伟因为整天忙着找工作,也没有再单独约小弦出去。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和大伟再也没有提起那些事。

但事情毕竟还是发生过了,每天晚上和小弦做爱时,一想到小弦在天台被大伟插入,在电影院被人玩弄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一阵兴奋,将满腔的欲火大力发泄在小弦身上。原本我只是想玩玩暴露女友,可是没想到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从暴露变成了凌辱。我不想伤害小弦,可是一想到小弦被暴露凌辱的刺激感,又让我欲罢不能。

小弦平时有在图书馆做兼职管理员,今天本是周末,可接到通知要临时加班一天,早早就出门了。快到中午时我就去图书馆接小弦吃午饭,来到小弦负责的中文旧刊室,就见小弦一个人推着书车忙得满头是汗。

「弦,还没弄完啊~~」

「阿仁,你来啦!今天工作好多哦!好多书被弄乱了要整理。」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不是还有个管理员的么?」

「她生病住院了,所以只好我一个人忙了啊!」

「你一个人得干到什么时候啊?早点打电话叫我来帮你嘛!」

「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多要整理嘛,本以为很容易就可以整理完的。」

「好啦,我们一起快点整理,早点去吃饭啊!」

整理起来才知道这活还真是挺麻烦,而且书又很重,怪不得小弦忙了一上午都整理不完。不过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两个人一起整理速度还真是快了很多。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小弦本来就是公认的美女,今天看她工作时候专注的样子更是别有一番风味。虽然只是很简单地穿件白色短袖衬衣和蓝色牛仔裤,但仍是透着一股性感的味道。

「阿仁,你发什么呆啊?快点干活啦!」

「哦!」我擦了擦嘴角,幸好没流口水。

虽然小弦是我的女朋友,但是挤在一排排的书架中间,身体的频繁接触,还是让我忍不住想起了很多日

本av里头的情节,小弟也有膨胀的趋势,忍不住一手揽住小弦的腰,一手在她的翘臀上摸一把。

「阿……死阿仁,你干嘛啦!」

「嘿嘿,你说我想干嘛?」

「别闹了,还有很多书要整理呢!」

「都整理这么久了,先休息下嘛!」我边说边伸出舌头舔弄小弦的耳根。这里是小弦的敏感带,很容易就可以让她全身发软,百试不爽。

「啊……别……别舔那里……」小弦话都说不顺了,整个软在了我的怀里。
我直接坐在书架之间的地上,一边吻着小弦,一边伸手进小弦的衬衣里隔着胸罩把玩着小弦的双乳。小弦经过我的刺激,也不顾那么多了,双手揽着我的脖子,舌头在嘴里回应着我的挑逗。

我的手绕到小弦背后,解开bra的扣子,很容易就从衣服下摆把胸罩扯了出来。亲手揉捏小弦酥胸的感觉就是好啊,不过还是有些不方便。我抽出手去解小弦衬衣的扣子,小弦马上就制止住了我的动作。

「死相,你干嘛解我扣子啊,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

「都快中午了,谁还会来啊?而且我们是理工学校,有几个人没事来中文旧刊室瞎逛啊,上午你见有人进来过么?」

「可是……可是对面是外语期刊室啊,万一有人走错进来怎么办?」小弦狡辩道。

「哎呦!门口大字写着呢,你以为大学生是文盲啊?来……乖……给老公亲一口。」

我不让小弦再狡辩,用口封住了她的双唇。小弦也没有再坚持,很容易让我解开了衬衣的扣子。看着雪白坚挺的双乳,还有顶端的粉色蓓蕾,我手嘴并用,口咬住右边的,手指揉捏着左边的,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我听到门口有脚步声,靠!还真他妈的有不长眼的文盲进来了啊!小弦急忙躲在书架后面把衬衣拉好,bra也来不及戴了,就直接扣上扣子。可越忙越是出错,连续扣错了好几次扣子,终於赶在那人走过来之前弄得七七八八。
来人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径直走到放有哲学书籍的书架前翻看着,一看就是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小弦瞪了我一眼,又推着书车去整理书去了。那人似乎这时才发现小弦,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可看过之后他就再也没把眼睛放回书上。他在书架前拿本书装作在读书的样子,眼神一直往小弦那里偷瞄。

我一看小弦,立马就明白了。小弦刚刚没戴胸罩,粉色的乳头在白色的衬衣上很明显地凸起着,由於慌乱,扣子也没有完全扣好,可以看到一条很明显的乳沟,整个乳房也随着她摆放书籍的动作而颤动着,是男人见了这情景也会忍不住想多看啊!我躲在书架背后,那人也没有发现我,就一直这样偷偷视奸着小弦。
「铃……铃……」图书馆的午休铃响了。我看看錶,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
「同学,午休时间到了,请你下午再来好么?」小弦走到那个书呆子面前说道。

「哦,好……好……」他一边答应着,一边还死死地盯着小弦的胸部猛看。
那书呆子在书架前磨蹭了好几分钟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哇……刚刚好险,差点就被人看到了。都是你,还说不会有人进来,幸亏我动作快。」小弦走到我面前拍着胸脯说道。

「好了老婆,都是我的错,中午请你吃好吃的赔罪啦!」我边说心里边想:『刚刚你的胸都快被人看光了,也没差多少了。』不过这话可不敢说出来。
「可是老公,还有很多书没整理呢,我怕下午弄不完啊!不如你买饭回来吃咯,中午可以多整理些书。」

「啊,这样哦?那好吧,我现在就去买。你不要太累哦,先休息下,等我买回来一起吃饭。」

我一出图书馆就刚好碰到同学也骑车去食堂吃饭,顺道让他带了我一程,来回只花了很少的时间。

我走到中文旧刊室门口就发现本该关上的门竟然是虚掩的,刚推开门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大伟和小弦。我轻声走了进去,隐藏在一处书架背后,透过书和书架间的缝隙看到大伟坐在最后一排书架后面的椅子上,怀里还抱着小弦。

大伟将手伸进小弦衣内,揉捏着小弦的酥胸说道:「真想不到啊,平时看起来那么清纯的小弦,竟然连bra都不戴,还穿着半透明的白衬衣,是不是露给别人看让你很兴奋啊?哈哈哈!」

「不……不是你想得那样……」

「还能怎样,想勾引男人你还不承认啊?要不要我帮你多找几个男人啊?嘿嘿嘿……」

「你……你无耻……」小弦一边在大伟怀里挣扎,一边说道。

「我无耻?你又不想想是谁背着自己的男友半夜爬起来和别人做爱啊?」
「那都是你逼我的。」

「哦?逼你?你被两个中学生用手指就挑逗到高潮,被我插到爽的时候怎么就不说我逼你呢?根本就是你骨子里够淫荡,随便挑逗一下,是个男人就可以上了。」

「你……唔……」小弦刚想反驳,就被大伟封住了嘴。大伟解开小弦的衬衣扣子,手指夹住粉红的乳头向上拉扯着,小弦的乳房被向上扯到了极致,都快变了形。

「啊……痛啊……快放手……」

「嘿嘿,今天我们来玩点别的,试试强奸游戏怎么样?」

大伟直接将小弦的衬衣扯掉,不顾小弦的挣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长棉绳将小弦的双手反绑在背后,跟着又掏出一个眼罩给小弦戴上。

「怎样?戴上眼罩被强奸是不是很有感觉啊!哈哈哈……」大伟边说边将怀里的小弦翻转过身,大手隔着牛仔裤在小弦的大腿根部抓了一把。

「你快把我放了!」

「放了你也可以,但是要先让我爽了再说啊!嘿嘿嘿……」

「阿仁待会就回来了,你答应过不让他知道的。」

「这容易啊,你乖乖的听话,我早点完事早点走呗!到时候你男朋友自然不会知道的。」

这时我背后「登」地响了一声,似乎是有人踢到书架角了。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上午那个书呆子。他正躲在我背后的书架后偷看,见我回头看他,还沖我笑了笑,似乎把我也当作偷看的同好了。

大伟也听到了响声,往外看了看,我和那个书呆子赶紧躲在书架背后藏好。大伟摇了摇头,正准备返身时,手机铃声响了。我心里一紧,该不是书呆子的手机吧?不过仔细一听,铃声很熟悉,似乎是大伟的。

「喂!你好……对,我是刘伟……好的,一点钟,商贸大厦,好的。」刘伟关上手机,咒骂道:「妈的,竟然挑这个时间面试,都12点多了,现在才通知我。」

大伟弯下身,捏捏坐在地上小弦的酥乳,说道:「小美女,哥哥我今天有事先走了,待会我帮你找其他男人来满足你啊!嘿嘿……」

「你个无赖,快把我放了……」小弦的话里都有哭腔了。

大伟没理会,直接往门口走来,短短的距离,片刻就到了我面前。我在书架后都没来得及找地方躲,大伟也没说什么,只是沖着我笑了一下,还拍了拍书呆子的肩膀就走了。原来他早就发现我们了。

大伟一走,整个大屋内就只有坐在后排哭泣的小弦还有我和书呆子了。书呆子现在反而不呆了,他先将屋门锁好,然后走过来拍了拍我,就向后排走去。
小弦听到脚步声,以为大伟回来了,哭道:「你快把我放了,待会阿仁就回来了。」

我不能继续在书架后傻站着,也往后排走去。小弦听到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慌道:「你们是谁?」

书呆子也不废话,蹲在半裸的小弦身前,伸出手在小弦的嫩乳上抓了一把。
「你们到底是谁?快把我放了。」小弦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没几步她就靠墙退无可退了。

书呆子回头看了看我,我此时当然不能说话,否则小弦就听出来了。他见我没什么表示,轻声说道:「我们是谁你不用管,你要是不想你男朋友看到你这个样子,就乖乖的配合我们。」

想不到书呆子脑袋不呆,这么快就找到了小弦的致命弱点。

「你们……呜……」小弦听到书呆子这么说,靠着墙轻声哭泣起来。

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面前被人非礼,而且自己好像还是个帮凶,感觉很怪,但是一想到自己可以亲自参与对小弦的凌辱,又感觉很是刺激,让我小弟忍不住硬了起来。反正小弦已经被别人搞过了,再多一个不多,而且我在旁边也可以有所控制。

书呆子坐到地上,将小弦拉到身前,一手环过小弦的腰,一手揉抓着小弦的乳房。他似乎对小弦的粉红乳头很感兴趣,一会捏、一会拉,不停把玩着。他见我蹲在小弦身边没有动手,还指了指另一边的乳房,示意我抓一抓,好像他是主人,我是客人。

我伸手也在小弦的右胸上胡乱抓着。小弦敏感的身体同时被两个人挑弄,乳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脸色潮红,轻声喘着热气。书呆子见状对着小弦的嘴吻了下去,小弦左右摆头想挣脱书呆子的求吻,无奈书呆子用手稳住小弦的嘴巴强行吻了下去,小弦只好紧闭着双唇不让书呆子得逞。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小弦被人强吻,前几次偷看大伟都是隔了段距离,看得不太清楚。想到这,我忍不住用手指隔着牛仔裤在小弦的阴蒂部位拨弄着。

小弦的敏感带被人突袭,身子一软,紧闭的双唇片刻就失手了,书呆子将舌头伸进小弦嘴里肆意挑弄着。我解开小弦牛仔裤的扣子,往下拉到膝盖处,露出了我最喜欢的那条半透明紫色蕾丝t-back和雪白的大腿。性感的t-back阻拦不
住任何外泄的春光,黑色的森林,粉嫩的阴唇,让人热血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