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我1积极
字数:13940
前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9197321&page=1#pid96333858

             第八章、努力、眼泪

  一切都比较顺利,冯峰的工作很快,大张旗鼓的开张了。开业当天,全市有
点名气的都来了,高高也不例外。

  金子身着金色露肩紧身长款前侧大开叉晚礼,落落大方的迎客,大开叉处可
以看见感的大腿根;尤敏身着墨绿色透明长款晚礼,笑容可掬的待客,透明的
礼服可以看见白色的胸罩和白色勒进屁沟的T字小内裤。

  「哟!挺快的嘛!我不要的人,都让你收了,你要是开个破烂回收生意一定
好!」高高和冯峰握着手。

  「你不识人,我的慧眼比你强啊!哈哈哈。」冯峰配合着做戏。

  「二位少爷,生意场上,没有永久的敌人,是不是啊?」陈立飞打着圆场,
「以后合作的机会很多很多啊!哈哈哈哈。」

 ∑宴上,冯峰隆重的介绍了金子和尤敏,博得了满堂的掌声。两位美女领导
开始各处敬酒,结识各位社会名流。两位美女今天大胆的装束和打扮,让到场的
男人们鸡动,女人们嫉妒。

  ……

  「喂,金子,恭喜开业了啊!」电话是熙璇打来的,「你先把陈刘小雅招过
去,记住别再让她卖了,明白吗?然后去请比尔先生,你是他一手栽培的,你们
是有感情的,你懂的哟!」

  「比尔的鸡吧大不大?呵呵。」金子调皮的问。

  「你个淫荡的丫头!比尔不太喜欢女人!哈哈。」

  「那我懂个什么呀?好姐姐,你得教我呀!」

  「比尔喜欢摸女人的屁股和奶子,喜欢吸女人的奶头,看着女人自己自慰,
他的家伙是不会让你碰的,明白了吗?」

  「我说训练的时候他总是摸我屁股呢?那她看过你自己抠屄吗?呵呵。」

  「笨丫头,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儿,呵呵。她嫌我奶头太小,不太喜欢。」

  「那我是就那么抠呢?还是说说粗话呢?」

  「越淫荡越好!越粗越好!但别用器具啊!呵呵。」

  金子找到陈刘小雅,很容易的把这个骨感感的美人请进公司,下来的任务
是找比尔,好让比尔帮忙面试和培训。

  金子和尤敏请比尔吃饭,准备了家宴,谎称自己生日比尔好容易才答应来。

  金子身穿白色大开领紧身露脐T桖,一对奶子婷婷欲出,下身是黑色紧身弹
力小脚皮裤,屁股滚滚圆;尤敏身穿玫红色紧身蓄吊带背心,一对大奶子鼓鼓
诱人,下身是蓄低腰紧身牛仔短裤,两个浑圆的屁股蛋有一半都露在外边,前
边鼓鼓的肉丘被勒出一条缝儿。

  简单的进餐,三个人喝了两瓶红酒,比尔送了金子一块手表作为生日礼物,
但他还是不怎么理解二人为什么跳槽,终究里面的事儿不能和他说。金子不时的
去端菜拿东西,把自己挺翘的屁股展示给比尔,尤敏也不时的展示着自己的奶子
和屁股,可是两个大美女却好像无法吸引比尔的注意。

  于是吃蛋糕时,两个人大闹着,把奶油抹的三人全身都是,尤敏干脆脱掉背
兴,露出一对大奶子在比尔面前晃着,「别抹了,我这也有奶呀?呵呵。」

  「哟!谁那么有本事,在你屄里给种上了?呵呵。」金子故意用话挑逗比尔。

  「你个小浪屄,看哪天找个强壮的男人把着你那大屁股狠狠的肏你的小浪屄。」
尤敏啪啪的打着金子的屁股。

  「这还有男人呢,别总奶子屁股的,多不好啊!呵呵。」金子故意跑到比尔
面前,把屁股对着他,「比尔先生,看她呀,总打我屁股,都打疼了。」

  鼓鼓挺翘的屁股在比尔面前晃着,比尔的一只手摸上那弹十足的屁股上。

  「比尔先生,你太护着她了!」尤敏低下腰,晃动着白皙的大奶子,指着奶
头上一点奶油,「看她把我抹的,这儿还有奶呢!」

  金子猫腰一伸舌头,把尤敏奶头上的奶油舔进嘴里。这样屁股正好翘给比尔。
比尔见到如此的情况也开始有点动心了,开始双手抓住金子的屁股了。

  「比尔先生,要不,您先去洗个澡吧?」尤敏晃着奶子问。

  「也好!」

  比尔洗澡出来,下身裹着白色的浴巾,裸露的上身强壮的肌肉很是漂亮。两
个美女都脱去了上衣,两对奶子晃到眼前,「比尔先生,我们去里屋坐会儿吧。」
尤敏挺着大奶子扶住他的左臂,用柔软大奶子蹭着他赤裸的胳膊。金子却扭着屁
股在前边引路。

  这是金子的新房子,也像熙璇一样把一间大卧室装修成练功房。「不错,没
忘了练功。」比尔夸奖着说。

  「比尔先生,给我们姐妹俩指导一下吧?」金子说着,站了个正常站姿,但
屁股故意有点不标准。

  比尔双手抓住她的屁股推住,事实上比尔经常这样对待这些女孩们,他们也
都习惯了,甚至换衣服都不回避,但比尔喜欢屁股这个事却还是秘密。「就这样
保持。」

  「比尔先生,我们都好几个月没有系统训练过了,你得给我多指导一会儿啊!」
金子故意摇了下屁股。

  「站好!」比尔蹲在地上,双手没有离开那对屁股。尤敏没有动,因为她不
知道她会不会打扰金子。

  「比尔先生,你这么健壮的身体,看得我都有感觉了!」金子嗲嗲的说,眼
睛对着尤敏眨。

  「哟!小浪屄,见到帅哥屄就痒痒了?呵呵。」尤敏赶快答着。比尔却没有
说话。

  「还敢说我呢,你的奶头出卖了你了!」金子已经隔着皮裤自己摸玩自己的
屄了。「比尔先生,我们一起玩儿吧?」另一只手抓住比尔的手抚摸自己的屁股,
「我对我的屁股还是很满意的呢。」

  尤敏走过来,蹲在比尔面前,托起白皙的大奶子,「比尔先生,我的奶还可
以吧?」

  「好了!你们别和我玩什么把戏了,说实话吧,找我有事儿吧?说吧,不说
我就走了啊!」比尔站起身,靠在墙边,庄重的说。

  「好了!什么事也瞒不过您的眼睛。」金子也站在他身边,「我们刚刚开业,
什么都不懂,您看,您能不能帮帮我们呀?」

  「两家现在是对手,熙璇和小高那我不好交代啊!」比尔摇着头。

  「帮我们起个步儿,有个对手不也不寂寞吗?」尤敏还是会说话。

  「就是啊,我是您一手带出来的,您不会不管我了吧?」金子也赶快说。

  「熙璇那,我不好交代啊!是不是?」比尔还是摇着头。

  「你看你,就熙璇姐好吗?」金子耍赖了。

  「金子,别胡说,比尔先生是明事理的人。」尤敏赶快说。

  「金子,我和你说吧,我不在乎钱,更不在乎女人,这是我的事业,明白吗?」
比尔有意要离开了,「我早就想走了,就是想看看你们搞的什么鬼。说实话,培
养你是我的工作,我对你的喜欢比别人强,可是我不能为此毁了我在业内的名声。
对不起了!」

  「别!别走!」金子拉住比尔,看了眼尤敏,尤敏点了下头,「我说实话吧。
比尔先生,有些事情我们不方便说,只能告诉您,今天的事,熙璇姐知道。」

  比尔是聪明的人,「我给熙璇打个电话。」

  「这事儿我知道,衷心的谢谢你比尔先生,一些细节等高少爷闲下来会和您
解释的,对不起了。」熙璇说话还是有章法的,「那两个女孩很合您的口味呢!
好好玩儿吧!呵呵。比尔先生,您会有个愉快的夜晚!我今天没有接到过您的电
话哟!白白。」

  「你看呀,还不相信人家,人家心里多难受啊!」金子拉过比尔的手放在自
己左侧的奶子上,「你怎么补偿人家呀?」

  「我暂时答应你们的请求,但我不要钱,知道吗?」比尔义正言辞的说。

  「这哪够呀?」金子还是不依不饶的。

  「你说吧!小坏蛋!」比尔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咱们肏屄吧?嘻嘻。」拉起比尔的另一只手放在身边尤敏的奶子上。

  「我不太喜欢女人。」比尔毫不隐瞒。

  「人家的小屄早就痒了,你可以看着我们自己玩呀!好吧?」金子一边摇晃
比尔,一边去摸尤敏的屄。

  「这也是熙璇告诉你的吧?」

  「嘻嘻!我什么都没说啊!」金子便推着他进了卧室。

  大床上,比尔靠在床头上,尤敏依偎在他怀里,任凭着他抓玩着自己的白皙
的大奶子,自己双腿分开,右手顺着自己的屄缝儿摩擦着;金子站在床沿边,屁
股对着比尔,自己一手摸奶,一手摸屄。

  比尔拉过尤敏,拽开自己的浴巾,一条软塌塌的鸡吧趴在他双腿间,但个头
好像不小。他嘴叼住她一只奶头,一手继续摸她的另一只奶子。尤敏还是经验丰
富一些,她左手围着比尔的奶头打转转,右手继续摩擦着屄缝儿,「啊…啊…人
家屄…都湿了…好想有人肏我啊…啊…」

  金子转到她身后,把中指一下就插进她屄眼儿里,「我没有鸡吧,用手指肏
你吧,呵呵。」

  「啊…啊…啊…屄眼儿…爽…啊…插…插啊…啊…啊…爽…」尤敏奶头被吮
吸着,奶子被抓玩着,屄眼儿里一根手指又抠又插,「好爽…啊…啊…啊…」

  比尔在这样的刺激下,一手抓着自己的鸡吧开始撸弄着,只一会儿,那条软
塌塌的东西就挺立冲天。金子一看,太大了,比苏立伟的大好多,那长度足足二
十多厘米,龟头像的鸭蛋,「我的妈呀!这大鸡吧也太大了!」金子不禁的说。

  比尔的外公是英国人,能给他遗传的可能就剩这根大鸡吧了,可是比尔却不
用,真是造化弄人啊。「不许碰!明白吗?」

  比尔继续吸奶抓奶自己撸鸡吧,尤敏继续刺激着他的奶头,自己刺激着自己
屄缝儿里的阴核,金子两根手指快速抠着她的屄眼儿,很快就把她送到高潮了。

  金子转过来,屁股对着比尔,一只脚踩在床头柜上,比尔一只手抓住她的屁
股,一手继续撸着鸡吧,「哎呀…要是你的大鸡吧…插进我…屄眼儿里…多爽啊
……」金子的手指滑过屄缝儿,抠进自己的屄眼儿里。

  「自己抠吧!我就喜欢看女人自己抠。」抓着屁股的大手很有力,把那挺翘
的屁股抓出了手印。

  「哎呀…哎呀…看吧…哎呀…我自己…哎呀…抠屄眼儿…看吧…哎呀…哎呀
…」她一手抠着屄眼儿,一手自己抓摸自己的奶子,「哎呀…哎呀…喜欢看…我
…哎呀…自己…抠…屄眼儿…吗…啊…哎呀…」

  「我就喜欢看女人自己抠,继续抠啊!」比尔一会儿打屁股,一会抓屁股,
从他的角度正好看见金子的手指在屄眼儿里处处进进。

  「哎呀…哎呀…哎呀…你喜欢…我…天天…抠屄眼儿…让你看…啊…哎呀
…哎呀…屄眼儿…好爽…哎呀…哎呀…哎呀…想着…你的…哎呀…大鸡吧…自己
…抠屄眼儿…爽啊…哎呀…哎呀…」

  金子很快高潮了,比尔也射出了精液,不如说精液是流出来的。

  ……??……

  时光如梭,在比尔的帮助下,金子的公司进展还算是顺利。经过了一个短暂
而又漫长的炎热夏天后,转眼就快到大赛了,高高和冯峰都在忙碌着。高老爷却
突然出现了,在高高的办公室里,有高高、冯峰和高老爷。

  「我和你们小哥俩说点儿正事儿,你们都他妈的瞎忙活什么呢?我承认这个
模特什么什么的做的还可以,但今年不参赛了,知道了吗?」高老爷还算客气的
说。

  「高叔,我们都不是小孩儿了,这一年多高高做的不错呀!」冯峰说着。

  「高高做的不错是因为陈峰还在,对不对?」老爷点了支烟,「今年我们呢
没有争取到本赛区的主办,我觉得是好事,闭嘴!听我说。」他用烟头指着高高,
「我们今年没有像样的人参赛,小冯那也刚刚开始,就是有,小冯和那个丫头叫
什么金子的,经纪人的证还没有下来,是不是?一旦全军覆没,丢人啊!」

  冯峰和高高没有说话。「陈峰是个人才,他的主意还都是不错的。高高是我
儿子,我知道你小子怎么想的!」看着高高弹了弹烟灰,「我知道陈峰贪小便宜,
现在你有合适的人替代他吗?在策划案上、什么广告上,拿点儿小钱儿,给他,
要知道积极到找可以和他竞争的人,就像你们弄了两个模特公司一样,懂了吗?」

  「叔儿,姜还是老的辣啊!」冯峰恭维着。

  「你们啊!我当长辈的,也没有别人啊。」老爷撵掉烟头,「这个年纪了,
弄几个女孩玩玩,只要不出事,我不反对。总比背着家里去找小姐再得个什么病
强吧?」

  「好了,弄个模特公司是为了集团活动什么的省了些费用,这次听我的,不
参赛了!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是不是?秋季了,活动比较多,加大点活动的力度,
明白吗?」老爷又拿了支烟。

  「每年就那么点儿活动,加大能到哪呢?」高高给爸爸点上。

  「笨蛋!」老爷骂了,「你和小冯的戏是个明白人都看得出来,为什么不继
续演啊?笨蛋!」

  「叔,还打啊?」冯峰问。

  「呵呵,俩小笨蛋啊!哈哈!」老爷笑着,「总打就疲劳了,没有人关注了,
是不是?现在开始和,明和暗打!」老爷看俩人疑惑,「好了,直接说,不许插
嘴。」

  「秋季集团活动多,高高的公司有点木,我们活动不如请小冯的模特,给高
价钱,穿吸引目光的衣服,下面的话还用我说吗?哈哈!」老爷弹了烟灰,「还
有,那个姓陆的,坚持不了几年了,他手下有个女的,我看挺厉害的,多和他们
合作,他赚的越快,倒闭的越快,其他的,你们不必问。……过几天我们就去欧
洲了,省心!哈哈。」

  ……??…

  大赛是真的没有参加,高氏旗下的B品牌和F品牌高价雇佣了冯峰公司的模
特作为秋季车展的展示模特,外界开始传说高氏在黑冯家了。

  苏立伟在暑假期间打电话来,说是要来这里看看金子,金子的确是很忙,便
拒绝了他,其实金子还是很希望他可以来,哪怕只能在深夜陪伴一下自己,让自
己一只紧张而空虚的心灵享受一下大鸡吧插进自己屄眼儿深处的那种温暖,。可
是苏立伟没有来,甚至不在打电话来了,金子伤心了。

  她一直努力的组织着训练排练,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这天夜晚,杰子的电
话告诉她,在一个特殊的时候,杰子已经享受了苏立伟那条大鸡吧了,金子在自
己的练功室里哭了。

  她穿着吊带白色瑜伽背心,白色短款瑜伽短裤,呆呆的哭了。好久,她觉得
自己已经没有了眼泪,她想起了熙璇的练功室。她什么都没有想,对着窗子,脱
下了所有的衣服,站在阳台上,她想把自己裸露的感身材展示给对面楼上的色
男。可是她不知道那个窗子后藏着偷窥男,她也没有熙璇那样的望远镜。

  良久,她回到自己的床上,她想着苏立伟那条大鸡吧插进自己屄眼儿那种舒
爽的感觉,想到了比尔那条硕大无比的鸡吧,她的屄眼儿湿了。

  大开的电脑里放映着美国的片子,那个男人的大鸡吧深深的插进女人的屄里,
「哼!这么大的鸡吧,什么时候可以肏我一回呀?」金子一手抓玩着奶子,一手
在自己的屄缝儿里摩擦着,喃喃的说着,却觉得自己很是淫荡,「淫荡的小妞!」

  电脑里的外国女人享受着大鸡吧,淫荡的喊着外语,金子也快速的抠挖着自
己的屄眼儿,淫荡至极的大叫着,「肏我…哎呀…大鸡吧…肏我啊…哎呀…哎呀
……屄…想要…大鸡吧…肏…啊…哎呀…哎呀??…」

  ……

  车展开始了,金子领衔B品牌的展示,一身黑色透明丝质长款多开叉晚礼,
白色的丁字小内裤勒紧屁沟里,白色的小胸罩也是明显;李爽刚刚加入,一身淡
绿色也的多开叉透明丝质晚礼白色的丁字小内裤和小胸罩,由于李爽偏瘦,那双
腿间的小内裤无法遮住女孩的隐私部位,尤其是从后面;艳艳是大红色的晚礼。
其实那晚礼服的裙摆也就是十几条丝质的布条而已,薄而且稀。其他几位模特是
正常的晚礼来陪衬。

  尤敏领衔F品牌,全是大红色的低领前开拉链的紧身露肚脐T恤,下身是小
款低腰黑白格子紧身热裤,十六了模特美女还真是小蛮腰,高耸的胸脯,深邃的
乳沟,浑圆的小屁股都露半个屁股蛋,两条修长的美腿间鼓鼓的肉丘,大多数那
肉丘中间都显出诱人的肉缝,尤其是陈刘小雅,大腿间的距离本来就比较大,那
肉丘中的缝儿是那么的明显。

  熙璇领着她的队伍做着正常的展示,在这个车展中除了熙璇本人外,好像不
吸引什么目光。

  「我肏!不错啊!哈哈。」高高给冯峰打电话这样说。显然是很满意的。

  金子站在一辆白色车驾驶室边,摆着各式的pose供观众摄影,她知道有
些有些观众来不是看车的,是看她的——是看她的感的衣服的,好多人都主动
要求合影,金子笑容可掬的拒绝着——因为客户要求,不是准客户暂时不能合影。

  秋季的天气依旧炎热,快到中午人开始渐渐少了,这两个展位的人还比别处
多,金子依旧微笑着站在驾驶室边等待着组织方的午饭通知,突然觉得有人在抚
摸自己的屁股——那丝质的条形裙摆无法阻挡色男的手。可是金子却不能说,她
当然知道是刚刚进驾驶室感受的那位顾客,她任凭着色男从车窗抚摸着自己挺翘
的屁股,依旧还要笑着而不能动地方。

  色男胆子更大了,从裙摆开叉里伸进手去抓摸那弹十足的屁股,由于前风
挡是有贴膜的,别人看不到这样的一幕。金子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把
手伸进衣服里摸玩自己,心里很的讨厌也很害怕。

  色男的胆子更大了,摸屁股的手已经探进屁沟,顺着那条细细的小绳子向前
探索,那条小绳本来是滑过屄缝儿勒过屁沟的,那手就这样顺着小绳摸到了屄缝
儿里。金子心里的厌恶和恐惧渐渐的变成了兴奋,她自己都感觉到屄眼儿开始发
热了。她用力的向后靠着,双手假装自然的搭在双腿间,不想让人从正面透过透
明的裙子看见自己腿间有一只手正在玩弄着自己的屄。

  色男玩了一会儿,推了推车门,金子客气的帮他开车门,她看见一张俊俏的
稚嫩的脸蛋红红的和裤裆鼓鼓的大包。金子竟然主动对他笑笑,把他让出车门的
一刹那,竟然还用胸贴了下他的肩。

  吃过午餐,模特刚刚到位不就,男孩又来了。金子正站在车头展示,看见有
人要体验,便帮他开车门,四目相对,两张脸全红了。

  男孩坐在驾驶室里,金子站在半开的车门外,背对着车门,男孩的手这次直
接摸进她的裙内。金子把车门稍稍拉上一点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那开口的地方,
双手搭在双腿间。

  男孩大胆的顺着她的屄缝儿摩擦着,感觉到屄缝儿里的热量,用手指挑开了
内裤的那条小绳,指尖顺着屄缝儿滑了几下,一下插进了屄眼儿里。

  在展会的现场,虽然现在人还不多,却被一个陌生男孩的手指插进了自己最
隐私的部位,而不是不能反抗,而是自己却没有想反抗。这种刺激是从未有过的,
仿佛害怕给大脑带来的刺激更加的厉害。她摆出前探身体的pose,屁股正好
对着男孩翘过去,男孩更加大胆的抠挖着她的屄眼儿。

  由于害怕,由于害羞,她的屄眼儿里颤抖着,接受着男孩的手指的抠挖。

  或许是男孩更加害怕,抠了一会儿,便又离开了。金子的屄眼儿被抠出了水,
那条小绳也没有回到屄缝儿里,金子赶快去了洗手间。

  书中暗表,那个男孩后文中将作出一件大事。

  展会结束了,庆功宴上,大家都喝多了,金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光着身子,
对着窗外。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就连展会上也要卖弄风姿,还要让人赚便
宜,自己是个婊子吗?好像不是,只是女人应当的欲望吧;可是自己却那么的淫
荡。她哭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着,公司运营越来越顺畅,各项业务也上了正轨,按着高高
曾经的设想,熙璇做的中规中矩,金子放开些,两个公司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标杆
了。

  在冬季房展会上,一个房产的老板提出五万元与金子共进晚餐,用高高的话
说「干嘛不去!」席间,那个大叔的老板不住的动手动脚的,在交了五万元后,
又提出50万元与金子共度一夜,金子拒绝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个模特而不
是靠卖屄的婊子。

            第九章、我要大鸡吧上

  春节了,金子没有回老家,高高和冯峰去旅游了,只有熙璇和她一起过节。
高高把自己的别墅让给了她们过年,买好了一切过年需要的东西。

  春节对于不回家过节的人来说是多么的无聊啊,两个大美女还需要小心的不
让狗仔遇见,以免对公司的运营有影响,虽然这个城市没有那么多的狗仔队。

  大年初一,两个美女吃过午饭显得很无聊,金子穿着白色碎花的毛巾睡衣扭
扭的走进熙璇的房间,「姐姐,好无聊啊!」

  熙璇穿着白色大牡丹花的毛巾睡衣懒懒的躺在床上,「歇着还不好?」

  两个人躺在床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谈论着电视里的帅哥。

  「这个帅哥我喜欢!」金子指着一个白白净净的。

  「小白脸没有好东西,呵呵。」熙璇倒是不紧不慢的。

  一个下午就这样度过着。夜幕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这个城市,城郊的别墅区
显的及其的沉寂,甚至连狗叫都没有。

  两个女孩简单的吃了些东西,便回到熙璇的房间喝酒,电视里依旧是无聊的
节目,两个女孩坐在地毯上喝着洋酒,胡乱的聊天。酒劲很快上来了,金子解开
了睡衣,没有内衣的完美的身材展露出来,「姐姐,看我这样会兴奋吗?呵呵。」

  「我兴奋什么,你有的我都有。呵呵。」熙璇依旧沉稳。

  金子立即接开了熙璇的睡衣,「我看看都有什么,呵呵。」熙璇没有胸罩,
但穿了一条白色的保守的三角内裤,「有什么呀,还包着不让看!呵呵。」

  「就不让你看!呵呵。」熙璇继续喝酒。

  「让谁看啊?要是男人就不光可以看了,还可以肏呢!呵呵。」金子调皮的
把左手攥成空拳,右手食指在拳心里捅着。

  「小丫头发情了?呵呵。」熙璇抓住金子一只奶子揉着,「可惜现在没有男
人啊。」

  「姐姐,说实话,比尔先生肏过你吗?」金子用一根中指隔着内裤去顶熙璇
的屄缝儿。

  「小丫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不喜欢女人了!」熙璇喝了口酒,「是不是
看上他了?还是?呵呵。」

  「他那鸡吧真大啊!」金子春心泛滥了,脸蛋泛出红晕,「那条大鸡吧,真
要肏我一炮,肯定爽死,呵呵。」

  「发了?呵呵。」熙璇摸上金子的屄,「我看看出水了吗?呵呵。」

  「熙璇姐,我想了!你呢?」金子把腿大大的分开,任凭熙璇随意摸玩自己
的屄。

  「让你弄的,我也有点想了!」熙璇一手摸着金子的屄,一手自己抓玩自己
的奶子。

  金子站起来,坐在床沿上,双腿大大的分开,双手抓住自己的奶子揉搓着,
「熙璇姐,有人给你舔过屄吗?」

  「小坏蛋!」熙璇站起身,对着金子,一只手摸上她的屄,「还没有呢。」

  金子一手摸着熙璇的屄,一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任凭熙璇的手指在自己屄缝
儿里刺激着阴核,「姐,你的屄好像肉更多些,呵呵,难怪高高那么喜欢你呢!
呵呵。」手指在屄缝儿一滑,「也是高高给你破的处吗?」

  「当然不是。」熙璇竟然调皮的主动向前挺了挺腰,「我不告诉你,呵呵。」

  金子脱去了熙璇的内裤,一根手指顺着她的屄缝儿摩擦着,「我要是个男人
多好,我天天肏你!呵呵。多美的屄呀,呵呵。」

  「你要是男人,我都不让你碰,我宁可自己抠。」她把腿主动分开了些,
「哪像你?呵呵。」

  「我还不是你教的?」金子的手指一下插进熙璇的屄眼儿里,「不让你爽起
来,你还不承认!」

  「啊…你个小坏蛋…啊…啊…」自己的屄眼儿被金子抠挖着,熙璇不禁的叫
出了声,「啊…坏蛋…啊…啊…」

  「爽了吧?呵呵。」还没等说完,熙璇的手指也抠进了金子的屄眼儿里,
「哎呀…哎呀…用力呀…啊…哎呀…屄眼儿…想要…哎呀…哎呀…」

  两个美丽的女孩,相互用手指抠挖着对方的屄眼儿,熙璇双腿大分的站着,
腰主动的前挺,接受着一根手指在自己屄眼儿里快速的出入,心里幻想着有一个
男人挺着大鸡吧插进自己的屄眼儿;金子右腿搭在床沿上,左腿踩在地毯上,一
根手指在两腿间快速的动着,她幻想着那根手指变成一条又粗又长的大鸡吧,可
以全根插进自己的屄眼儿里。

  高潮的来临是在她们的幻想中到来的。

  ……??……??……??……

  春天到来了,树木的发芽和人们心里的欲火是一样的发育着,这样的季节总
会发生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李雪儿的出现让比尔又一次兴奋了,21岁还不算大,一米七九的身材,匀
称而白皙,稍方的脸庞薄嘴唇,一双大眼睛,显得精明端庄,高耸的胸脯,娇俏
的腰肢,一双大腿肉感而笔直,屁股挺翘儿浑圆。

  金子对她可是宠爱尤佳,但也怕自己这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把这样一个优质
的坯子打造成名,何况这边的艳艳、李爽和陈刘小雅、吕楠也都还是有潜力的,
这边接的活儿服装都有些暴露,金子就和尤敏商议,怎么把他赶走,让熙璇接下
她,终究比尔还是在那边。

  春季的车展接到的是Y品牌的机车模特,小雅、李爽等按要求穿黑色紧身赛
车服,尤敏、吕楠和雪儿等按要求穿白色赛车短裙。尤敏等人在短裙里都穿蓄
三角裤,只有雪儿穿了平角内裤,就因为这个,金子开除了雪儿。金子、艳艳带
着几个女孩儿接的依旧是B品牌的轿车展示,服装依旧同去年一样。

  「小丫头长成大人了啊!哈哈哈哈。」金子的办公室里,高高喝着茶哈哈的
大笑着,「这事做的可是不错,值得表扬啊!」

  「还不是你看上她了,呵呵。」金子调皮起来哪里像个领导。

  「正事要紧,这届大赛咱们得挣取前面的名次全在咱们手里,哈哈。」高高
喝了口茶,「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不愿意,我绝不强求你们。」

  「雪儿一走,艳艳想上位,你觉得呢?」金子问着高高。

  「这不该问我,你和尤敏商量吧,啊,多听听比尔的意思,哈哈。」高高笑
着,「那个艳艳奶子还不小,哈哈哈哈,看着好像挺浪的。」

  高高说的没有错,艳艳的确很浪,到处招蜂引蝶的,但她好像聪明一些,就
是喜欢找男人玩儿,却不是图钱。

  车展最后一天,一个时尚的小男孩,坐在驾驶室里,伸出手摸上她浑圆的屁
股,艳艳却像没事儿人一样,主动把屁股凑过去,任凭男孩摸玩。甚至她主动走
到车门里,升起贴了膜的玻璃,用车门掩饰住身体,对着男孩,当没事儿一样。

  男孩胆子更大了,手伸进裙摆里,隔着丝质的丁字秀衩在她的鼓鼓的屄上
抚摸着。一会儿,艳艳附下身,「这位少爷,这车是不错的,是不是啊?」一对
大奶子透过低领的衣服晃在男孩面前。

  「啊,啊,挺好!」男孩还是羞涩。

  「别他妈的装了,有胆量,晚九点半,第七大街口等我,呵呵。要是没胆量,
就算了!呵呵。」艳艳浪浪的抚摸了下男孩的胸膛。

  晚九点半,艳艳喝过庆功酒,来到指定地点。她换了一套灰色弹力紧身前大
开叉连衣裙,上面披着一件蓄牛仔上衣,站在街口四处看着。

  「我来了,咋了?」男孩李宁的上衣,牛仔裤,站在艳艳身后。

  「有胆量啊!呵呵。」艳艳的酒意正浓,看着不比自己矮的男孩,「小色狼,
不怕我叫警察抓你吗?呵呵。」

  「你没有证据啊!」男孩还是稍稍有点怕。

  「我这样漂亮吗?」大腿从开叉中顺出来,「敢和我走吗?」

  「去,去哪?」男孩说完后悔了,「走就走!」

  艳艳拉起男孩的手,走进一幢公寓,找了一间日租房,进门就把门锁上了,
「小兔崽子,毛还没长全呢,就来占老娘的便宜了?」

  「哪有啊?」男孩有点怕了,额头出汗了。

  「下午为啥摸我?说!」一把抓住男孩的衣领,摆出一副吓唬的表情。

  「我,我,你,你…你…」

  「我我你你的什么?是不是男人啊?吞吞吐吐的!」艳艳怒目相对。

  「你,你太感了,我忍不住了!」男孩干脆说了。

  「哈哈哈哈!」艳艳大声的笑起来,「小屁孩,懂得啥感呀!哈哈哈哈。」

  「就是感嘛!」男孩仿佛胆子大了点了。

  「那你告诉我,下午摸我是啥感觉呀?」艳艳坐在大床上,依旧让男孩站着。

  「你,你屁股柔软弹,那里,那里感觉怪怪的。」男孩小声的说。

  「呵呵,小屁孩!摸够了吗?」艳艳的语调有点变化。

  男孩点了下头又马上头摇的和不郎鼓一样,「没有没有,摸不够。」

  「哈哈哈哈哈!」艳艳大声的笑着,拉过男孩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抓
上大奶子,「这儿还摸吧?哈哈哈。」

  男孩一脸的惊讶抓住艳艳丰满的大奶子,隔着薄薄的布料,在艳艳的引导下
摸玩着。

  「小帅哥,猜猜姐姐内裤的颜色,猜对了,就让你摸,猜不对我就走了。」
艳艳故意让他摸自己的奶子就是想告诉他自己没有胸罩也就没有内裤。

  「真的?」男孩很兴奋。

  「真的,骗你干嘛?」艳艳推开摸自己奶子的手,「快点猜吧。」

  「好!我白天看见了,白色的!」男孩斩钉截铁的说。

  「错了!」艳艳站起身,「错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吧。」说着撩起裙子,
大开叉正对着男孩,里面没有穿内裤的白皙鼓鼓的肉屄展示在男孩面前。「拜拜
了,小帅哥!」慢慢转身向门走去。

  男孩看见艳艳的肉屄呆了一下,看她准备离去了,一下过来,一把抱住她的
腰,好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把她向后一甩,艳艳就飞扑到床上了,「姐姐别走啊!」

  「啊!」艳艳从床上坐起来,「哟!输不起呀?还想强奸我吗?」

  「不是不是,姐姐别走行不行?」男孩语无伦次的不知道咋说好了。

  「你个小色狼,想干什么?赶快说!」艳艳用力的拍了下床。

  「好姐姐,只要你不走,怎么样都行。」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都给你
行了吧?」

  艳艳站起身,走到男孩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嘴巴,虽然不是特用力,也把男
孩打蒙了,呆呆的看着她,「你他妈的当我是什么了?」

  男孩好像懂了点什么了,「姐姐,我错了!我全听你的,好吗?」

  「记住了,老娘不是小姐,知道了吗?」男孩不住的点头,「呵呵,算了,
要罚你!」

  「行,姐姐说吧!」男孩赶快把艳艳让到床上坐下。

  「呵呵,把衣服脱了!你看了我了,我也不能吃亏呀!是不是?」艳艳浪笑
着。

  男孩都没有犹豫,脱去了衣服,只剩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站在艳艳面前。艳
艳直接一下扒下他的内裤,双腿间稀疏的毛毛中一条白净的软塌塌的小鸡鸡,
「真是毛儿还没长全呢。呵呵,多大了?」

  「17,啊周岁!」男孩羞羞的。

  艳艳抓住那小鸡鸡,「还是处男吧?呵呵。」

  「啊,是!」

  「自己打过手枪吗?呵呵。」她开始慢慢撸弄那条鸡鸡。

  「啊,有。」

  「呵呵,自己打手枪的时候心里想什么啊?呵呵。」艳艳撸弄着,小鸡鸡开
始渐渐变成大鸡吧了,个头还不算小呢。

  「想,想和女孩,那个。」一只柔嫩的手在帮自己撸着鸡吧,男孩真的很爽。

  「呵呵,那个是什么啊?呵呵。」艳艳放开手里的鸡吧,看着这种男孩特有
的粉嫩白皙的颜色。

  「就是,就是,打炮,肏屄。」男孩脸红了,鸡吧更硬了。

  「呵呵,小色狼,想看看我吗?」她说着,以及脱去了牛仔上衣,转过身,
「帮我把拉链拉开。」女孩拉开拉链,艳艳从上到下的脱去这条长裙,就像一条
蛇蜕皮一样,白皙丰满的感身体全部展现在男孩的眼前了。

  男孩的手不由的伸向艳艳丰满的奶子,艳艳一把打开他的手,「谁让你摸了?
呵呵,也不许摸你的鸡鸡哟,知道吗?」

  男孩木木的站在床边,挺立着白净的鸡吧,眼睛眨都不舍得眨的看着艳艳的
胸。

  「小色狼,我来教教你吗?呵呵。」艳艳伸了个懒腰,两个大奶子挺起来,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奶子,「这个是乳房,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呵呵。」

  「给小孩喂奶的。」

  「屁话!喂奶能喂几天啊?呵呵。」艳艳自己看着揉捏着奶子,「更多的时
候是让男人摸着玩儿的,你刚才摸着不爽吗?呵呵」

  「爽!爽啊姐姐。」

  艳艳浪浪的笑着,分开双腿,双脚踩在床上,整个人呈现一个M,这个M正
中央露出她鼓鼓的肉屄,「知道这是什么吗?呵呵。」

  男孩喘气都开始有点粗了,看着那没有毛光滑的肉鼓鼓的屄,「是女孩的那
里。」

  艳艳用手捂住屄,「小色狼,还不敢说呢,呵呵。不给你看了。呵呵。」艳
艳看着满脸通红的男孩浪笑着,「我帮你说,是屄,是吧?呵呵,知道干什么用
的吗?呵呵。」

  男孩红着脸,期待着艳艳把手拿开,「尿尿,还有和男孩那个,那个,肏屄。」

  「呵呵呵呵,你会吗?」

  「会!」

  「和谁学的?呵呵。」

  「看黄片学的。」

  「看你这样诚实,那来吧。让我看看你会吗?」拉过男孩的手,把他拉上床。

  男孩一下抓住那大奶子,用力的揉搓起来,把艳艳压在身下,另一只手摸上
肉屄,顺着屄缝儿摩擦着。看来这种事儿还真是不用多教的。男孩左手摸奶,嘴
巴叼住另一只奶头,右手玩着第一次如此摸到的女孩的小屄,已经硬邦邦的鸡吧
顶着她肉感柔软的大腿。

  「啊…啊…小色狼…啊…还真会啊…啊…」艳艳已经有感觉了,任凭男孩肆
意的玩弄着自己的敏感地带。

  男孩觉得她的屄缝儿里开始滑了,手指找了找,一下就抠进屄眼儿里,好热
啊!「啊…啊…坏…啊…」艳艳抓着他的头发,「真坏…啊…啊…还能找着…屄
眼儿…呵呵…啊…小色狼…啊…以前…抠过…女孩…屄眼儿…吗…啊…?」

  男孩的手指继续抠挖着艳艳的屄眼儿,嘴巴放开奶头,「没有,好姐姐,我
是第一次。感觉好棒!」男孩说完,迫不及待的回头去看自己是怎么抠女人屄眼
儿的。说明,这个男孩不是去年在车展上抠了金子屄眼儿的那个男孩。

  「呵呵,啊…把你的鸡吧插进去…啊…会更爽啊…啊…来吧…不想和我肏屄
吗…啊??」艳艳推着男孩,双腿更大的分开。

  男孩跪在她双腿间,身子前伏,大鸡吧调整角度,腰向前用力,挺了三下,
就是挺不进去,「啊…别瞎顶。」艳艳说着伸手抓住鸡吧,龟头滑过自己的屄缝
儿,对准屄眼儿,「来吧。」

  「啊!好棒!」男孩要一用力,感觉一个腔道剥开自己的包皮,鸡吧进入到
暖暖的有着柔软肉肉包裹的滑滑的屄眼儿里,不由的说出声。

  「啊??…你的鸡吧…进到…人家的…屄眼儿了…啊…动起来…啊…肏我
…啊…鸡吧还挺大…啊…肏吧…肏我屄…啊…」艳艳如此淫荡的语言让男孩兴奋
不已,腰部挺动,大鸡吧开始肏干,「啊…啊…啊…慢点…啊…啊…慢点…别射
了…啊…啊…」

  男孩挺话的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姐姐,真爽啊!」

  「啊…啊…比你打手枪爽吧?」艳艳自己抓着奶子,享受着这个比自己小3
岁的男孩的肏干。

  「爽!还是这样爽啊!谢谢姐姐!」男孩抓住她的两肋,继续抽插。

  「啊…啊啊…爽就…肏我…啊…啊…你知道吗…啊…男的和女的…肏屄…啊
…啊…男人…鸡吧…爽…啊…啊…女孩…啊…屄里…也爽…啊…肏我…啊…啊
…」她主动向上挺腰,主动迎接男孩的鸡吧,「我…啊??屄眼儿…啊…喜欢
……大鸡吧…啊…肏我…啊…肏我……啊…」

  男孩挺着艳艳淫荡至极的话语,一口气没憋住,大鸡吧挺了几下,射了,趴
在艳艳身上。「我射了,姐姐。」

  艳艳抱住男孩的背,「第一次不错了,休息一下吧。」

  只过了一会儿,男孩的鸡吧又恢复了雄风,这次好像更硬更大,艳艳抓起来,
「呵呵,小鸡鸡又变成大鸡吧了,身体不错嘛!小色狼。」

  「好姐姐,我想再来一次。」男孩恳求的看着艳艳。

  「呵呵,小色狼。」艳艳已经主动躺下分开大腿,「刚才你射了,我还没爽
够呢,呵呵。」浪笑着用一根食指钩着男孩,「来吧,鸡吧插进来,屄眼儿正等
着呢。」

  男孩在她的帮助下又一次插入了,「姐姐,你真…」

  「是吧?小色狼,屄都让你肏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哪像你啊?」打了
下身前的男孩,「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那我就肏你了,姐姐。」男孩终于主动放开了,说着就开始
挺动屄眼儿里的鸡吧,「好姐姐,你的屄真好!」

  「啊…啊…啊…喜欢…就…肏吧…啊…啊…屄…也喜欢…让…你…肏…啊
…啊…」艳艳推起男孩,「啊…啊…你…自己…看看…你的…大鸡吧…怎样…在
…屄眼儿…里…肏啊…啊…」

  男孩上身挺起来,双手按住艳艳翘起的膝盖,低头看着自己的大鸡吧在屄眼
儿里的出出入入,「看见了4见了!鸡吧正肏你的屄呢!你的屄好漂亮!」

  「啊…啊…啊…喜欢…就…肏…吧…啊…啊…用力…快点…我…喜欢…肏我
…啊…啊…啊…」腰部努力上挺,迎接着男孩鸡吧快速的肏干,「啊…啊…我
…喜欢??挨肏…啊??啊…啊……」艳艳高潮了。

  男孩根本就不知道停下,依旧快速的肏干,很快也射了。

  天很晚了,艳艳洗好了身体,穿好衣服,「小色狼,我走了,留个电话吧,
只许我打给你,不许打给我,对谁都说不认识我,知道吗?」

  男孩恋恋不舍的给了电话。

  「以后不许在去占女孩的便宜了,不许找小姐,知道吗?好好学习,明白吗?
别再干那些不好的事儿了,明白吗?」艳艳只是不经意的假装正经的说这番话,
但她不知道,她挽救了一个男孩。

  ……??……??……??……

  夏天来了,燥热的天也会让人心里燥热,艳艳偶然的钩上了高高。李爽和男
朋友的感情也出现了问题,就在一个晚上,艳艳领着李爽和高高还有小庄痛快的
玩了一夜。随后的偶然机会,艳艳也得到了小庄那条硕大的鸡吧。

  艳艳和李爽都被那条硕大的鸡吧给自己带来的极大快乐迷倒了。

               未完待续